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52部分

气问:“玉香,你是咋想到用这种办法按摩的?”
葛玉香反问了一句:“你跟女人在炕上弄那事儿是跟谁学的?”
秦俊鸟说:“这种事儿我天生就会,用不着跟谁学。”
葛玉香说:“我们女人也一样,身上长着这两个东西,当然知道该咋样用这两个东西才能让男人高兴,根本用不着别人教。”
秦俊鸟说:“你这也算是自学成才吧。”
葛玉香说:“这也就是你我才用这两个东西给你按摩的,要是换了别的男人,他想都别想。”
葛玉香又用两个东西给秦俊鸟按摩了一会儿,秦俊鸟觉得有些受不了了,下身的东西硬挺挺的,肚脐眼下方更是憋得非常难受。
秦俊鸟一翻身把葛玉香压在身下,分开她的双腿,在她的身上猛烈地动了起来。去分享
第190章 烫到胸了
? 秦俊鸟醒来时,葛玉香已经走了。
这时窗外已经升起了太阳,屋外还隐隐约约还传来了工人们的交谈声。
秦俊鸟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早晨七点多了,这个时间正是工人们上班的时间。
昨晚秦俊鸟和葛玉香在炕上翻滚了一个多小时,葛玉香还想继续弄下去,不过被秦俊鸟给拦住了。
虽然葛玉香没有得到满足,可秦俊鸟不想累死在葛玉香的身上,他还有正经的事情要去做,不能把精力全都用到女人的身上。
葛玉香对秦俊鸟的应付了事很不满意,可是她也没啥办法,这种事儿得两个人都有热情才行,一个人就是热情再高,没有另一个人的配合,也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不起啥作用。
秦俊鸟从炕上爬起来,把衣服穿好,然后下炕穿鞋,想去打水洗脸。
秦俊鸟没走几步,就觉得脑袋疼得就跟快要裂开了一样,身子也摇摇晃晃的,就跟喝醉酒了一样◎天晚上他和葛玉香弄得太频繁了,出了一身热汗后,可能有些着凉了。
秦俊鸟走到门口,眼前忽然一黑,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跌倒。
这个时候刘镯子刚好走到秦俊鸟家的门口,她一看秦俊鸟要跌倒了,急忙走过来扶住他,关心地问:“俊鸟,你这是咋了?咋连路都走不稳了。”
秦俊鸟打了一个喷嚏,瓮声瓮气地说:“我可能是感冒了,身上有些难受,两条腿不听使唤,就跟长在别人的身上一样。”
刘镯子看秦俊鸟的脸色煞白,嘴唇有些干裂,伸手在秦俊鸟的脑袋上摸了一下,惊讶地说:“俊鸟,你的额头咋这么烫啊,我看你还是去医院让大夫给看一下吧。”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得的是小病,没啥大不了的,不用去医院nAd1(厂里还有事情,我得去处理。”
刘镯子说:“俊鸟,你不要命了,你都病成这样了,厂里的事情就是再重要,也没有你的身子重要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声音虚弱地说:“我没啥,就是得了一点儿小病,我能挺得住。”
刘镯子说:“俊鸟,你可不能大意了,这人的身体要紧,厂里的事情还有别人呢,你万一要是真病倒了,有个好歹的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我没啥事儿,感冒不过是小病,我很快就会好的。”
刘镯子劝秦俊鸟说:“俊鸟,你还是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吧,你病成这个样子,就是去了酒厂也干不了啥事情,还不如在家里把病养好了。”
秦俊鸟还想去厂里,不过他没走出去几步,就忽然觉得头重脚轻,眼前直冒金星。
秦俊鸟知道自己病得不轻,所以他不得不改变主意,留在家里休养一下。
刘镯子说:“俊鸟,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是听我的,等你把病养好了,到时候身强体壮的,想干啥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我今天就不去厂里了。”
刘镯子笑着说:“俊鸟,你等着,我去给你煮一碗姜汤,给你发发汗。”
刘镯子把秦俊鸟扶到到屋子里,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他觉得浑身上下非常难受,就跟被火刚刚烧烤过一样。
刘镯子走到厨房里,把灶台里的火点上,又在锅里添了水,开始给秦俊鸟煮姜汤。
刘镯子把姜汤煮好后,给秦俊鸟送到了面前nAd2(
刘镯子吹了吹碗里冒出的热气,说:“俊鸟,你快趁热把姜汤喝了。”
秦俊鸟接过姜汤,说:“镯子嫂子,真是谢谢你了。”
刘镯子抿嘴一笑,说:“跟我你还客气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不懂医,只知道这些土法子,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秦俊鸟一仰脖,把碗里的姜汤全都喝了下去,说:“镯子嫂子,你忙你的去吧,别把食堂的事情耽误了,到了中午,工人们还要吃饭呢。”
刘镯子说:“现在时间还早,厂里的事情误不了,我给你做完了早饭再走。”
秦俊鸟说:“饭我自己能做,就不麻烦你了。”
刘镯子说:“你看你这个样子,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咋能自己做饭啊,你就别逞能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我病了,还得让你来照顾我。”
刘镯子说:“啥照顾不照顾的,咱村里人没那么多客套。早饭你想吃啥东西,我现在给你做。”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我没啥胃口,你就给我煮碗面条吃吧。”
刘镯子说:“那好,我就给你做手擀面吧,手擀面清淡爽口,适合病人吃。”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吃饭了没有,你要是没吃的话,就多做一些,你跟我一起吃吧。”
刘镯子说:“我在家里吃过了,我要是不吃饭的话,咋会有力气在食堂做饭啊。”
秦俊鸟说:“那好吧,让你受累了。”
刘镯子拿起围裙系好,把衣袖挽了挽,说:“你稍等一下,手擀面一会儿就好nAd3(”
秦俊鸟说:“你慢慢做,我不着急。”
刘镯子开始和面擀面条,很快就把一大碗热乎乎的面条端上了饭桌。
秦俊鸟吃了一大碗的手擀面,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脸色也变得红润了。
秦俊鸟吃完面条后,笑着说:“这一大碗面条下肚,我好多了,病已经好了一半了。”
刘镯子说:“中午的时候,我再过来,我给你做点儿好吃的东西,给你补补身子。”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的身子好着呢。”
刘镯子说:“你说这话可哄不了我,你的身子要是好的话,咋会得病嘛。就这么说定了,中午的时候我把好吃的东西做好,到时候给你端过来。”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说:“好吧,不过你可千万别做太油腻的东西,我吃不下。”
刘镯子说:“我知道,这伺候病人我又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该做啥。你在家里歇着吧,我去食堂了,我保证让你在中午的时候吃上可口的饭菜。”
刘镯子走后,秦俊鸟一直都躺在炕上养精蓄锐,吃过热乎乎的面条后,他明显感到身子轻快了许多,精神也好了很多,不像早晨刚起来时没精打采的。
秦俊鸟在衣柜里找了一条干净的裤衩给自己换上,昨天晚上他跟葛玉香在弄那种事儿的时候,不小心流了很多东西在裤衩上,把他的裤衩弄得脏乎乎的,他穿在身上觉得很不舒服,所以他想把裤衩换下来洗了。
秦俊河把裤衩换好后放在了枕头下边,他打算一会儿把裤衩和几件脏衣服一起洗了。这几天他一直忙着酒厂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洗衣服,正好趁着今天有病在家,把以前积攒下来的脏衣服全都洗干净了,要不然他都没有干净的衣服穿了。
秦俊鸟这时觉得有些困了,就拉过一条被子给自己盖上,在炕上睡了一觉。等他醒来时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他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早晨吃的那一大碗面条早就已经消化没有了。
秦俊鸟从枕头下边摸出那条裤衩,然后拿起那些脏衣服,把它们都扔进了洗衣盆里,他想洗完衣服再去给自己做点儿东西吃。
刘镯子笑呵呵地推门走进来,她的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炖萝卜,这碗牛肉炖萝卜是她特意为秦俊鸟做的,打算给他补补身体。
秦俊鸟正好端着洗衣盆要去洗衣服,刘镯子在这个时候刚好走了进来,等到两个人看到对方时,想停下脚步已经晚了,秦俊鸟手里的洗衣盆将刘镯子手里装满牛肉炖萝卜的汤碗给撞翻了。
碗里的热汤全都洒在了刘镯子的胸口上,她那两个丰满高耸的**大部分都被热汤烫到了,刘镯子疼得一跳脚,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看着刘镯子被烫到的胸脯说:“镯子嫂子,你咋样,没烫伤吧。”
刘镯子被烫得龇牙咧嘴,她慌忙抖了抖胸前的衣服,说:“烫死我了。”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镯子嫂子,都怪我走路不长眼睛,把你给烫到了。”
刘镯子呻吟着说:“我给做的牛肉炖萝卜,你还没吃上一口,就全都撞翻了,多可惜啊。”
秦俊鸟说:“撞翻了就撞翻了,只要你没被烫伤就好了。”
刘镯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被烫到的地方,一脸痛苦的表情说:“俊鸟,你家里有女人的衣服没有,给我找几件,我身上的衣服都被汤给弄湿了,我想把身上的衣服换了。”
秦俊鸟打开衣柜的门,说:“这里都是秋月的衣服,你看哪件合适就穿吧。”
刘镯子在衣柜里挑了两件自己能穿的衣服,她当着秦俊鸟的面就把外衣脱了,露出里面穿的黑色胸罩,她那两个半露在外的**都被热汤给烫红了,胸口也有一大片地方被烫红了,看样子被烫的不轻。
秦俊鸟一看刘镯子把衣服脱了,吓得把脸扭到了一边,说:“镯子嫂子,你要干啥呀?”
刘镯子说:“你说我干啥,我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当然要换衣服了。”
秦俊鸟说:“那你在屋里换衣服吧,我到外边去走走。”去分享
第191章 表里不一
? 刘镯子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拉住秦俊鸟的胳膊,说:“俊鸟,你不能走。”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镯子嫂子,你要换衣服,我咋好还留在这里啊。”
刘镯子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把我烫成这个样子,咋能说走就走呢。”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你在这里换衣服,我实在不方便在旁边看着。”
刘镯子说:“我的身子你又不是没看过,你有啥不好意思的。”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男女有别,你一个女人换衣服,我一个男人咋好在旁边。我先出去一下,等你换完了,我再回来。”
刘镯子说:“我愿意让你看,我的身子你想咋看就咋看,你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咋能看你的身子呢,我可不能干这种事情。”
刘镯子气鼓鼓地说:“你不看,我偏要让你看。”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还要洗衣服,你换衣服吧,我先出去洗衣服了。”
刘镯子忽然抱住了秦俊鸟,把她那两个**在秦俊鸟的身上用力地磨蹭了几下,喘息着说:“俊鸟,你不让你走。”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快放开我,你这是干啥啊。”
刘镯子说:“我不放,我要是放开你,你就不会回来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这里是我家,我咋会不回来呢,你别要胡闹了,你的身子都烫成这样了,你还是把衣服换好,然后去医院让医生给你上点儿烫伤药。”
刘镯子说:“我知道你嫌我的身子不干净,我虽然不是啥好女人,可我以前干的那些事情都是被逼的,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让那些男人碰我的身子的nAd1(”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想多了,你以前干了啥事情那都是你的事情,你还是把我放开吧,你这样抱着我,要是让别人看到了,就说不清了。”
刘镯子说:“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你就摸摸我的身子,你想咋样摸就咋样摸。”
秦俊鸟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刘镯子抱着他的手拿开,他喘着气说:“镯子嫂子,我不能摸你,我要是摸你的话,那我成啥人了。”
刘镯子说:“你又不是没有摸过我,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就是摸了我也没人会知道的。”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的身子都被烫成了这样,我看你还是先去抹一些烫伤药,要不然被烫过的地方会起泡化脓的。”
刘镯子挺了一下胸脯,笑着说:“俊鸟,你要是摸我的话,比啥烫伤药都有效果。”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咋说上梦话了,我又不是神仙,咋能摸你就会把你的烫伤的地方治好呢。”
刘镯子说:“我的身子被烫成了这样,你就忍心扔下我一个人走啊,你的心肠也太硬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镯子嫂子,不是我心肠硬,是我真不能留在这里,你还是让我走吧。”
刘镯子有些恼火地说:“你这个人真是死脑筋,我都把自己送到你的嘴边了,你只要张嘴就能吃到嘴里了,你咋还躲躲闪闪的,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啥都别说了,我当然是男人,正因为我是男人,我才这样做,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自己好。”
刘镯子说:“你要是真为了好,那就听我的话,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我保证不会让你吃亏的nAd2(”
刘镯子伸手把胸罩的卡扣解开,她那两个**随即暴露了出来,在秦俊鸟的眼前颤悠着。
刘镯子胸前的两个原本雪白的**,被热汤烫了一下后,变得一半红一半白的,还好有胸罩包裹着,她的两个**没有伤得太厉害。
秦俊鸟见状,急忙把眼睛闭上,说:“镯子嫂子,你这是干啥,你快衣服穿好了。”
刘镯子说:“我不穿,我就要让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我就不信你不动心。”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快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我该洗衣服去了。”
秦俊鸟拿起洗衣盆,一溜烟跑出了屋子。
刘镯子想去追秦俊鸟,可是她刚跑出去两步,忽然发现自己的上身没穿衣服,只好又回到屋子里,把衣服穿上。
刘镯子穿好衣服后,再出来找秦俊鸟时,秦俊鸟已经不见了踪影。
刘镯子气得一跺脚,有些丧气地说:“我又不能吃了你,跑得比兔子还快。”
刘镯子无奈地回到了屋子里,拿起自己的衣服,出了秦俊鸟家。
秦俊鸟跑出了屋子后,一路来到古井旁打水,然后把衣服泡上,挽起衣袖就要洗衣服。
这个时候,燕五柳挎着一个竹筐从古井前的小路经过,她看到秦俊鸟站在古井旁,身旁还放着一个洗衣盆,停下脚步,好奇地说:“俊鸟,你在这里干啥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没干啥,有几件衣服脏了,我过来洗一洗nAd3(”
燕五柳说:“你一个大厂长,咋能自己洗衣服呢,你媳妇咋不给你洗啊?”
秦俊鸟说:“秋月去县里学习还没回来呢,这衣服当然得我自己洗了。”
燕五柳说:“你媳妇不在家里,你既要忙厂里的事情,还要洗衣服做饭,可真够难为你的。”
秦俊鸟说:“就是洗几件衣服,没啥难不难的,没结婚的时候我也是自己洗衣服,我都习惯了。”
燕五柳说:“要不我来帮你洗吧,你一个男人咋能干这种女人干的活呢。”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能洗。”
燕五柳走过来,笑着说:“跟我你就别见外了,你们男人洗衣服洗不干净,这种洗洗涮涮的活计还得我们女人来干。”
燕五柳快步走过来,蹲下身子就要给秦俊鸟洗衣服,秦俊鸟急忙拦住她说:“五柳嫂子,你的心意我领了,这衣服我自己能洗,你还是忙你的事情去吧。”
燕五柳抬头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咋,你是不是怕我洗不干净啊,你放心吧,村里人谁不知道我燕五柳在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我保证把你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
秦俊鸟看了一眼洗衣盆里的那条换下来的裤衩,脸上有些难为情。
秦俊鸟不是怕燕五柳洗不干净,他是怕燕五柳看到那条裤衩,如果没有那条裤衩,燕五柳要是帮他洗衣服,他当然乐不得,可是要让燕五柳看到了那条裤衩,他的脸可就丢大了。
秦俊鸟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五柳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些都是我的脏衣服,还是我自己洗的好。”
燕五柳说:“你这个人啥都好,就是太见外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不是跟你见外,我的衣服又脏有臭的,咋好让你洗呢。”
燕五柳说:“咱们乡里乡亲的,我帮你干点儿活也是应该的,脏点儿臭点儿没啥。等将来你发大财了,别忘了我这个嫂子就成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放心,我将来要是真发财了,肯定不会忘了你对我的好的。”
燕五柳笑着说:“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你也别站着了,快去帮我打水,你这些衣服太脏了,我得给你好好洗一洗。”
燕五柳坐到了一块石头上,埋头给秦俊鸟洗起衣服来。
秦俊鸟给燕五柳打了一桶水,然后站在旁边看着她洗衣服,心里非常担心燕五柳会发现那条裤衩。
燕五柳洗了一会儿衣服,觉得有些热,额头上也累得出汗了,她把手在洗衣盆里涮了几下,然后用衣襟把手擦干,将靠近领口的两个衣扣解开了,胸口一片白皙的肌肤也露了出来。
秦俊鸟居高临下从燕五柳的衣领处看去,正好看到了她两个雪白浑圆的**,燕五柳的里面没有穿胸罩,所以秦俊鸟看得非常清楚,就连那两个嫣红的肉疙瘩都看得一清二楚。
秦俊鸟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浑身上下火烧火燎的,下身的东西也变得不老实起来。
燕五柳这时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抬头看了秦俊鸟一眼,发现秦俊鸟正在看着自己,她好奇地说:“俊鸟,你看啥呢?”
秦俊鸟慌忙把头扭到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啥都没看。”
燕五柳低头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马上明白秦俊鸟在看啥了,她笑了一下,说:“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老实人呢,没想到你跟别的男人没啥区别,表面上看着像好人,心里头坏着呢。”
秦俊鸟一脸尴尬地说:“五柳嫂子,你热了吧,我去给倒水喝。”
燕五柳摆摆手,说:“不用了,我不渴,你去帮我再打一桶水过来,我想洗洗脸,凉快一下。”
秦俊鸟点头说:“好,我这就给你打水。”
秦俊鸟走到古井的井口,打了一桶水上来,然后把水拎到燕五柳的身边,说:“五柳嫂子,水我给你打来了。”
燕五柳站起身来,走到水桶前,弯腰开始洗脸。
秦俊鸟站在燕五柳身后不远处看着,只见她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来,浑圆高翘,看得秦俊鸟心里头痒痒的。去分享
第192章 我自己洗
? 燕五柳虽然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不过她的身材没有变形,保持得非常好,该大的地方大,该圆的地方圆,看着就勾人。
燕五柳这时看到了洗衣盆里的那条裤衩,秦俊鸟急忙走过去,抢在燕五柳之前把那条裤衩拿过来藏在身后。
燕五柳有些不解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这是干啥呀?”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五柳嫂子,这是我的裤衩,你洗别的衣服吧,这条裤衩就不用你帮我洗了。”
燕五柳笑着说:“俊鸟,你有啥不好意思的,不过就是一条裤衩吗,我是过来人,啥东西没见过,给你洗条裤衩没啥。”
秦俊鸟说:“这条裤衩我自己洗就成了,让你洗不合适。”
燕五柳抿嘴笑了笑,说:“咋了,你还怕我把你的裤衩洗坏了不成。”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帮我洗衣服就好了,我咋还能让你帮我洗裤衩呢。”
燕五柳说:“你的脸皮还挺薄的,你不让我洗裤衩,是不是你那裤衩上有啥见不得人的东西啊。”
秦俊鸟的脸一红,急忙说:“当然不是了,这条裤衩是我贴身穿的,实在不好让你帮我洗。”
燕五柳伸出右手,在秦俊鸟的眼前晃了晃,说:“既然那上边没啥见不得人的东西,你就把它给我吧,我不嫌它是你贴身穿的。”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条裤衩还是我自己来洗。”
燕五柳一看秦俊鸟坚持要自己洗,只好点头说:“好吧,你自己洗就自己洗,你以为我爱给你洗裤衩啊。”
秦俊鸟笑了笑,说:“那好,五柳嫂子,你忙着,我回家去拿洗衣盆去nAd1(”
燕五柳说:“你去吧。”
秦俊鸟回到了家里,这时刘镯子已经走了,秦俊鸟到院子里拿起一个洗衣盆,把裤衩放到洗衣盆里,又回到了古井边。
燕五柳看到秦俊鸟回来了,笑着说:“俊鸟,你媳妇走了多长时间了?”
秦俊鸟说:“走了两个多月了,很快她就要回来了。”
燕五柳说:“你媳妇走了这么长时间,你就不想她啊?”
秦俊鸟笑着说:“啥想不想的,我都习惯了。”
燕五柳说:“你媳妇不在身边,你晚上能睡着吗?”
秦俊鸟说:“当然能了,她在不在身边,我都能睡得着。”
燕五柳撇了撇嘴,说:“你呀就是嘴硬,,你们男人有几个能离开女人的,我就不信你晚上没有女人给你暖被窝,你能睡得踏实。”
秦俊鸟说:“我当然能睡踏实了,没结婚的时候,我还不是一个人睡吗。”
燕五柳说:“你媳妇长的那么好看,你把她一个人放在县城里,你就能放心啊,你就不怕她变心,跟别的男人跑了啊。”
秦俊鸟说:“秋月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不会变心的,我了解她。”
燕五柳说:“你又不是秋月肚子里的蛔虫,你咋知道秋月不会变心啊,这人心隔肚皮,你就是了解她,又能了解多少。”
秦俊鸟说:“秋月是啥样的女人,我比谁都清楚,她是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nAd2(”
燕五柳说:“我劝你啊还是要多加小心的好,这女人长得太好看了不是啥好事情,她在外头抛头露面的,到时候她要是跟别的男人闹出啥丑事出来,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燕五柳的话说到了秦俊鸟的心坎里,他这时忽然想起了那个高怀民,还有以前曾经纠缠过苏秋月的那个男人,像苏秋月那么好看的女人,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
秦俊鸟想到这里,心里开始不安起来,苏秋月这了这么长时间,他厂里的事情多,没去看过她几次,她在学校里究竟干了些啥事情,他根本一无所知,要是她真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谈情说爱,给他戴了绿帽子,那他可真是哭都来不及了。
秦俊鸟心里虽然担忧,嘴上却说:“秋月不会跟别的男人闹出啥事情来的,她不是那种胡来的人。”
燕五柳笑着说:“你的心可真宽啊,她万一要是真弄出啥丢人现眼的事情,你可就成了活王八了,你咋还有脸在村里开酒厂啊。我要是你的话,肯定不会让她一个人跑到县城里去的。”
秦俊鸟说:“她要是真有那种心思的话,我就是把她留在身边也没用的,我总不能把她绑起来,不让出去见人吧。”
燕五柳说:“俊鸟,这女人就是女人,女人就应该在家里做饭看孩子,到外边抛头露面那是男人的事情。女人把家里的事情操持好了,让男人安心在外边干事情挣钱,这才是女人应该干的事情。”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都啥年月了,你没听那广播里说,男女都平等了,男人能干的事情,女人也一样能干,你的思想咋还这么封建啊。”
燕五柳说:“不管是啥年月,这女人也得安守本分,不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
秦俊鸟说:“秋月是个好女人,她去县城是为了学会计,不会跟别的男人胡搞的。”
燕五柳说:“反正我是提醒过你了,你可要上点儿心,我是女人,我知道女人心里想的是啥,她今天跟你睡就跟你亲,明天她要是跟别的男人睡了,就跟别的男人亲了,早就把你忘在脑后了nAd3(”
燕五柳说的话虽然让人听起来感到有些不舒服,不过她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苏秋月本来就对秦俊鸟没有啥感情,如今她到了县城里的花花世界,县城里比他强的男人一抓一大把,她要是遇到了条件好的男人,动了心,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秦俊鸟走到井边打了一桶水,开始洗自己的裤衩,虽然他一脸轻松,不过心里头却很担忧。
很快燕五柳就帮秦俊鸟把衣服洗完了,她把衣服里的水全都拧干后,说:“俊鸟,你家里还有啥脏衣服没有,都拿来我帮你一起洗了。”
秦俊鸟说:“我家里头没有啥脏衣服了,所有的脏衣服都在这里了。”
燕五柳说:“那好吧,以后你有啥衣服要洗的,就跟我说一声,我来帮你洗。”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家里的事情那么多,我咋好老去麻烦你呢。”
燕五柳说:“其实我也没啥事情,就是在家里带带孩子做做饭,给你洗几件衣服用不了多少时间。”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谢谢你给我洗衣服,我得回去了,厂里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处理,你没事儿的时候到厂里来坐坐。”
燕五柳说:“有这句话,我以后肯定会去的,我还要去干农活,有啥话咱们以后再说。”
燕五柳走后,秦俊鸟端着洗衣盆回到了酒厂里。
晚上吃过晚饭,秦俊鸟来到了丁七巧住的地方,他想跟丁七巧说一下杜红喜和姚核桃来酒厂上班的事情。
秦俊鸟走到丁七巧家的大门口时,丁七巧正在院子里逗孩子玩,她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把孩子抱起来,向大门口走过来。
丁七巧笑着说:“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来是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丁七巧说:“你有啥事情就直说,跟我还客气啥。”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我打算让我的两个嫂子杜红喜和姚核桃到酒厂里来上班,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丁七巧说:“这是好事儿啊,你的两个嫂子能到厂里来帮你,对你对酒厂都有好处,就让她们来吧。”
秦俊鸟说:“我原本是不打算让她们两个到酒厂来上班的,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先让她们到厂里来。”
丁七巧说:“她们是你的嫂子,是你的亲人,让她们来上班也算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你,这事儿我没啥意见,就让她们来吧。”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这心里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我先是把我的两个哥哥弄进酒厂来上班,现在又把我的两个嫂子弄进来。”
丁七巧说:“你不用过意不去,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你让她们尽快来厂里上班吧。”
秦俊鸟说:“我这两个嫂子可不是啥省油的灯,我就怕她俩到酒厂来上班会把酒厂给搅乱了。”
丁七巧笑着说:“有你在厂里,我相信她们两个不会干出啥过分的事情的。”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放心,要是她们两个敢不老实,你看我到时候咋收拾她们两个。”
丁七巧说:“好了,我们不说她们了,黄老板的那笔订单咋样了,到时候我们能不能准时交货。”
秦俊鸟说:“七巧姐,厂里的生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保证到时候能准时交货。”
丁七巧说:“这样我就放心了,黄老板这笔订单对我们酒厂很重要,千万不能出啥差错。”
秦俊鸟说:“我一直都在盯着这笔订单,不会出啥问题的。”
这时丁七巧怀里的孩子哭了起来,丁七巧看了孩子一眼,说:“孩子可能是饿了。”
秦俊鸟知道丁七巧的意思,她要给孩子喂奶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回酒厂了,有啥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丁七巧说:“那好,我就不送你了。”去分享
第193章 名声重要
? 秦俊鸟出了丁七巧家,又向孟水莲家走去,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
丁七巧同意让杜红喜和姚核桃去酒厂上班,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孟水莲,让她好安心,不用再为两个人的事情吃不好睡不着了。
秦俊鸟走进孟水莲的院子时,孟水莲正在院子里淘米做饭。
孟水莲看到秦俊鸟来了,笑着说:“俊鸟,你来了,快到屋子里坐吧。”
秦俊鸟有些心疼地说:“妈,你咋自己一个人做饭啊。”
孟水莲苦笑了一下,说:“我不自己做饭咋办,也没人给我做饭啊,我总不能饿着肚子吧。”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说:“我哥和我嫂子他们都干啥去了,他们咋不给你做饭啊。”
孟水莲放下手中淘米的东西,用围裙擦了擦手,说:“你那两个哥哥我根本指望不上,只要他们不给我惹事儿,我就是多受点儿累也心甘情愿,就怕他们不让我省心,隔三差五的就给我惹祸。”
秦俊鸟说:“我大嫂和我二嫂她们也得做饭吃饭啊,她们难道也不想着你老,过来帮帮你老啊。”
孟水莲说:“她们两个有的时候是过来帮我做饭,不过人家有自己的家,也有自己的事情,不能天天都过来。我现在还能动弹,就不用她们伺候了。”
秦俊鸟说:“她们是你的儿媳妇,伺候你老也是应该的。”
孟水莲叹了口气,说:“这年月世道变了,有钱的才是大爷,我一个穷老婆子,谁会把我放在眼里啊。”
秦俊鸟说:“妈,要不你搬到我的厂里去吧,我伺候你老,保证让你老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孟水莲高兴地说:“你的心意妈领了,我在这里住惯了,舍不得这里,再说这里左邻右舍的人多,我也有说话的人,到了你那酒厂里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nAd1(”
秦俊鸟这时话锋一转,说:“妈,厂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让大嫂和二嫂明天就来酒厂上班吧。”
孟水莲说:“太好了,俊鸟,还是你对妈有孝心,她们两个人去了酒厂上班,我也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了。”
秦俊鸟说:“妈,你老嘱咐的事情我咋会不用心呢,我是你儿子,给你分忧解难也是应该的。”
孟水莲说:“俊鸟,她们两个人去了酒厂以后,你可得替妈看好她们两个人,千万不能让她们在厂里跟那些男工人勾勾搭搭的。”
秦俊鸟说:“妈,你放心,有我在厂里,她们两个去酒厂上班,不会闹出啥乱子的。”
孟水莲说:“俊鸟,她们两个要是敢在酒厂里胡来,你就告诉我,看我咋收拾她们两个小蹄子。”
秦俊鸟说:“妈,等她们到了厂里以后,我会把她们安排在女工车间的,她们就是想胡搞,也没有机会。”
孟水莲说:“这就好,还是你想的周到,没有男人在她们身边转悠着,她们也就老实了。”
就在这时,院子外传来了脚步声,同时也传来了杜红喜和姚核桃的说话声。
孟水莲说:“她们两个来的正好,不用我去找她们了。”
秦俊鸟说:“妈,这个事情还是你跟她们两个人说吧。”
孟水莲点头说:“我听你的,我来跟她们说。”
杜红喜和姚核桃先后走进了院子里,两个人一看秦俊鸟在院子里,脸上都露出了笑容nAd2(
秦俊鸟看到两个人在冲着自己笑,立即把头低了下去,避开了两个人的目光。
孟水莲说:“红喜、核桃你们来的正好,刚才我已经跟俊鸟说好了,你们明天就可以去酒厂上班了。”
杜红喜高兴地说:“妈,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没听错吧。”
孟水莲说:“这种事情我咋会说假话哄你们呢,俊鸟就在这里,你们不信的话,问问他就知道了。”
秦俊鸟接过话茬说:“妈说的没错,你们明天就可以到酒厂来上班了。”
姚核桃激动得跳了起来,胸前那两个丰满的**也大幅度地颤悠起来,她喜笑颜开地说:“妈,我们去了酒厂之后一定好好干,不会给你老丢脸的。”
孟水莲笑着说:“我这张老脸不怕你们丢,你们只要不给俊鸟丢脸就好了。”
杜红喜说:“妈,我们不会给俊鸟丢脸的,到了厂里我们一定好好表现,少说话多干活儿。”
孟水莲说:“这就好,你们两个都是俊鸟的嫂子,可不能拖俊鸟的后退,让旁人看笑话。”
姚核桃说:“妈,我们不会的,我们跟俊鸟是一家人,我们到了厂里一定会给秦俊鸟争光的。”
孟水莲说:“那好,你们回去跟俊山和俊河说一声,明天就去酒厂上班。”
秦俊鸟看了一眼天色,说:“妈,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孟水莲说:“俊鸟,到屋里去坐一坐吧,你来了这么长时间连口水都没喝上。”
秦俊鸟说:“妈,我又不是啥外人,这水我以后再喝nAd3(”
杜红喜故意挺了挺高耸的胸脯,说:“俊鸟,你留下来吃饭吧,我们这就给你做菜去。”
秦俊鸟说:“大嫂,我已经吃过饭了,你们就不用麻烦了。”
姚核桃说:“俊鸟,啥麻烦不麻烦的,我们明天就要到厂里上班了,你咋说也得让我们表示一下心意吧。”
秦俊鸟说:“你们要是真有心思的话,就把妈照顾好,我无所谓。”
杜红喜说:“你放心,我们一定把妈伺候好,从今天开始,妈家里所有的活儿我和核桃都包了。”
秦俊鸟说:“但愿你们能说到做到。”
秦俊鸟回到酒厂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走到酒厂的门口把门锁打开,然后推开门走进了酒厂,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俏生生的人影站在他家的门口。
因为天色很暗,秦俊鸟只能影影绰绰地看个大概,至于站在门口的人长啥模样,他根本看不清,从身形上看,他知道门口的人是个女人。
没等秦俊鸟说话,站在门口的女人已经向秦俊鸟走了过来,并且边走边说:“俊鸟,你咋才回来啊,害得我等了你这么长时间。”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秦俊鸟有些意外,这个女人竟是廖小珠。
秦俊鸟好奇地说:“小珠,你咋回来了?”
廖小珠说:“我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了,挺想家的,正好我这几天放假,所以我就回来看看。”
秦俊鸟说:“这么晚了,你咋一个人跑到酒厂里来了,这里位置偏僻,到了晚上不安全,你一个姑娘家来这里太危险了。”
廖小珠笑着说:“你现在回来了,我就不危险了。”
秦俊鸟开了门,把廖小珠让进了屋子里。
进屋后,秦俊鸟把电灯拉亮了,说:“小珠,我这屋子里太乱了,你要是不嫌脏的话就随便坐吧。”
廖小珠的手里拎着一个布袋,袋子里装了一些吃的东西,她把布袋放到炕上,在屋子里随意看了看,说:“我看你家的屋子里挺干净的,比你没结婚的时候干净多了。”
秦俊鸟说:“我这屋子比那猪圈干净不了多少,你就别夸我了。”
廖小珠说:“俊鸟,你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了,开了这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9.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5.7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