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69部分

你和你妈搬到这里来住能安全一些,这就叫灯下黑,吕建平他做梦都想不到你就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nAd1(”
佟顺亮说:“秦大哥,你要小心一些,吕建平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以后他还会对你下手的。”
秦俊鸟说:“我会小心的,这次我上了吕建平的当,那是我根本没想到吕建平会给我来这一手,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吕建平再想让我上当,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佟顺亮说:“秦大哥,现在天都黑了,你肯定还没吃饭吧,你跟我去我舅家吃口饭吧。”
秦俊鸟说:“顺亮,你现在借住在你舅家里,我这个人外人去了不方便,这饭我就不吃了”
佟顺亮说:“秦大哥,没啥不方便的,我把你救我的事情都跟我舅说了,他还直夸你是好人呢。”
秦俊鸟说:“顺亮,等你和你妈搬到这里来住了,我再来看你们,你舅家我就不去了,毕竟我跟你舅不认识。”
佟顺亮看到秦俊鸟态度挺坚决的,只好说:“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去我舅家那就算了,等我和我妈搬过来了,到时候我再把这顿饭给你补上。”
秦俊鸟又叮嘱了佟顺亮几句,让他这些天少露面,用心把材料写好,然后离开了院子。
秦俊鸟摸着黑来到了他停车的地方,他的小轿车还停在那里,一点儿也没受到损坏。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来到了一家小饭馆前,他把小轿车停在了小饭馆的门口,然后下车走进了小饭馆里,他打算在小饭馆吃完饭就赶回一分厂去照顾陆雪霏,他对陆雪霏一直都怀有愧疚之心,现在陆雪霏又为他流产了,他就更觉得对不住陆雪霏。
秦俊鸟要了两个菜和一斤饺子,服务员刚端上来一盘菜,他就拿着筷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折腾了一天,他早就饿坏了。
当服务员把第二盘菜端上来的时候,秦俊鸟几乎都要把第一盘菜给吃光了nAd2(
当第二盘菜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走进了饭馆里,她一进门就大声地说:“服务员,给我来一盘花生米,再来一瓶白酒。”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秦俊鸟觉得非常耳熟,他马上抬起头来,向女人看去,进来的女人竟然是潘桂芳。
要不是在这里看到潘桂芳,秦俊鸟早就把她忘到了脑后,潘桂芳只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而且跟在他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他对潘桂芳的印象并不深刻,当初他跟潘桂芳好上,可以说是潘桂芳主动向他投怀送抱的,当然潘桂芳并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自从守寡之后,只跟秦俊鸟一个男人好过,秦俊鸟一个男人好过,从来不搭理村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就这一点儿,足以说明她的人品了,不过她毕竟是个正常的女人,人品再好的女人,也是需要男人来慰藉的,这是人之常情。
潘桂芳这时已经走到了柜台前,她只顾着跟饭馆的服务员说话了,并没有注意到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秦俊鸟。
服务员这时问:“主食来点儿啥?”
潘桂芳想了一下,说:“给我来一碗面条吧。”
秦俊鸟这时故意大声地咳嗽了一声,想引起潘桂芳的注意,他这一声咳嗽还真有用,潘桂芳转过头来向秦俊鸟这边扫了一眼。当潘桂芳看清楚咳嗽的人是秦俊鸟后,一脸惊喜地说:“俊鸟,咋是你啊,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上你。”
秦俊鸟笑着说:“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潘桂芳这时走到秦俊鸟的对面坐了下来,说:“正好你在这里,一会儿你陪我好好喝几杯。”
秦俊鸟好奇地问:“桂芳,这么晚了,你咋一个人跑到乡里来了?”
潘桂芳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说:“别提了,今天我跟村里的几个女人到乡里来卖山货,本想挣点儿零花钱,可没想到那个收山货的人是个骗子,把我们几个人拉来的一车山货都给骗走了,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真是倒霉透顶了nAd3(这个挨千刀的骗子,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他,不然我非一刀骟了他不可。”
秦俊鸟向小饭馆的门外看了几眼,问:“跟你一起来的那几个女人呢?”
潘桂芳说:“她们都在旅店里歇着呢,那一车山货有三分之一是我的,我这一下子就损失了三千多块钱,这都够我半年的花销了,我越想越憋气,所以就出来找个地方喝几杯。”
秦俊鸟说:“桂芳,你别上火了,不就是三千多块钱的山货吗,你损失的山货都算在我头上,那三千多块钱我给你。”
第778章 坐车兜风
?||->-> 潘桂芳连忙摇头说:“这可不成,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我有手有脚的,我能养活我自己。”
秦俊鸟说:“桂芳,你跟我还客气啥呀,三千块钱又不是啥大数目,你先拿去用好了。”
潘桂芳说:“俊鸟,我不能总依靠你,你又不能养活我一辈子。”
秦俊鸟说:“谁说我不能养活你一辈子,你放心,这辈子只要有我一碗吃的,我就不会让你饿着的。”
秦俊鸟说完从身上掏出一沓钱硬塞到了潘桂芳的手里,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钱,虽然秦俊鸟没有数这些钱,不过她知道这些钱只会比三千多,不会比三千少。
潘桂芳本打算把钱还给秦俊鸟,就在这时有两个男人走进了小饭馆里,两个人看到潘桂芳的手里拿着一沓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钱,他们的眼中都闪动着贪婪的光芒,潘桂芳知道手里的钱太惹眼了,她连忙把钱收了起来。
这时服务员把潘桂芳要的花生米和一瓶白酒端了上来,秦俊鸟要的饺子也出锅了。
两个人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很快两个人就把一瓶白酒喝光了。
两个人的酒量都有限,这一瓶白酒下了肚,两个人都有了几分醉意,秦俊鸟还好些,潘桂芳的脸蛋喝得红扑扑的,就好像涂了浓重的胭脂一样。
酒足饭饱之后,秦俊鸟抢着结了账,然后搀扶着喝的有些晕晕乎乎的潘桂芳从小饭馆里走了出来。
小饭馆的门口亮着一盏白炽灯,白炽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软弱无力地照射在秦俊鸟的小轿车上。
秦俊鸟说:“桂芳,我送你回去吧nAd1(”
潘桂芳说:“不用了,我还是自己回去吧,我住的那个旅店离这里不远,我走几步就到了。”
秦俊鸟说:“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刚才喝了不少酒,天又黑了,你一个女人走夜路不安全。”
潘桂芳说:“这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我不会有啥事情的,你不用担心我。”
秦俊鸟这时走到小轿车前,把车门打开,说:“桂芳,快上车吧,我开车送你去旅店。”
潘桂芳看了小轿车几眼,有些惊讶地问:“俊鸟,这是你的小轿车吗?”
秦俊鸟点头说:“是我的。”
潘桂芳对于秦俊鸟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她知道秦俊鸟在棋盘乡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至于秦俊鸟到底多有钱,她倒没见识过,如今她看到秦俊鸟连小轿车都有,而且还挺高级的,不免有些吃惊。
小轿车这种东西在棋盘乡可是稀罕物件,在这里能买得起小轿车的人寥寥无几,秦俊鸟所过的生活远远地超出了潘桂芳的想象。
潘桂芳走到小轿车前,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小轿车,说:“这小轿车挺贵吧?买一辆小轿车得花多少钱啊?”
秦俊鸟说:“我也不知道这小轿车多少钱,这车是别人送我的。”
潘桂芳惊诧地看着秦俊鸟,有些不太相信地说:“别人送的?这么好的小轿车就白白送给你了?”
秦俊鸟说:“这车的确是别人送的。”
潘桂芳说:“我以前还真没坐过这么好的小轿车,你带我在乡里转几圈咋样?”
秦俊鸟笑着说:“好啊,你别愣着,快上车吧nAd2(”
“好嘞。”潘桂芳兴冲冲地上了小轿车,然后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潘桂芳对小轿车里的所有东西都觉得新鲜,她东摸摸西碰碰,这里看看那里瞅瞅,屁股在座位上轻轻地颠了几下,高兴的就像个孩子一样。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在乡里转了几圈,等潘桂芳过足了坐小轿车的瘾,才把她送回了旅店。
等小轿车在旅店的门口停了下来,潘桂芳说:“俊鸟,天都这么晚了,你打算在啥地方过夜啊?”
秦俊鸟说:“我一会儿还得赶回村里去。”
潘桂芳说:“现在天都黑了,山路又不好走,你一个人开车回去,万一出啥意外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我慢点儿开,不会出啥意外的。”
潘桂芳说:“俊鸟,我看你还是别回去了,一会儿我给你开个房间,你就跟我在旅店里住一晚上吧。”
秦俊鸟说:“你要是跟我住在一起,你村里的那些女人找不到你,还不得着急啊?”
潘桂芳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在你的房间里过夜的,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晚些时候我会回去跟村里的那几个女人一起睡的。”
秦俊鸟说:“你回去晚了,那她们要是问起来,你咋说啊?”
潘桂芳说:“我就说我肚子疼,去乡里的卫生院看病了。”
潘桂芳说的这个理由虽然有些老套,不过合情合理的借口。
秦俊鸟把小轿车开到旅店后面的一个院子里,两个人从车上下来,走进旅店里开了一个房间nAd3(
进到房间里,还没等秦俊鸟把门关好,潘桂芳就一把将他抱住了,而且抱得死死的,生怕他跑了。
秦俊鸟被潘桂芳抱得有些喘不上起来,他说:“桂芳,你这是干啥?”
潘桂芳喘息着说:“俊鸟,你不知道,自从你上次走了以后,我一直都在想着你,尤其是到了晚上,我就更想你了。”
秦俊鸟说:“桂芳,你别这样,这门还没关好呢。”
潘桂芳还是紧紧地抱着秦俊鸟,把脸贴在秦俊鸟的胸膛上,说:“俊鸟,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想我了没有?”
其实秦俊鸟早就把潘桂芳忘到了一边,可他又不能说实话,所以只好违心地说:“想了。”
潘桂芳说:“那你亲我一口。”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这不太好吧,小心被别人看见。”
潘桂芳这时把嘴凑了过来,在秦俊鸟的脸上亲了好几口,她满不在乎地说:“谁愿意看就让他看好了,这女人亲男人是不是啥稀罕事儿。”
秦俊鸟说:“难道你就不怕被你村里的那几个女人看见啊?”
秦俊鸟的话提醒了潘桂芳,她把秦俊鸟放开了,然后伸手把门严实了,笑着说:“这回咱们两个人想干啥事情就干啥事情,不用怕被谁
第779章 村官也是官
?||->-> 秦俊鸟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说:“桂芳,你们村里的那几个女人住在哪个房间里啊?”
潘桂芳说:“她们就住在最里边的那个房间,那个房间比较大,床位也多,房钱也便宜。”
秦俊鸟说:“你们村里的那几个女人都有谁呀?是不是经常去你家打麻将的那几个人啊?”
潘桂芳皱起眉头说:“俊鸟,咱们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你净说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就不会说点儿正事儿啊?”
秦俊鸟笑了笑,说:“那你想说啥正事儿啊?”
潘桂芳这时走到了秦俊鸟的身边,伸手抚摸了几下秦俊鸟的胸膛,“咯”“咯”娇笑了几声,说:“我想说啥正事儿,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你就别跟在我的面前装傻了。”
潘桂芳说完伸手把灯关了,屋子里顿时黑了下来,随即屋子里便响起了两个人的喘息声。两个人并没有说啥正经事儿,而是在做“正经事儿”。
潘桂芳是半夜十一点多离开秦俊鸟的房间的,要说这潘桂芳可是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她跟秦俊鸟在床上折腾了小半夜,秦俊鸟累得腰酸腿软,上气不接下气的,差点儿没吐了血,她倒好,一点儿疲乏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越战越勇。要不是潘桂芳怕跟她一起来的那几个女人担心,急着回去跟她们一起睡觉,秦俊鸟非得累死在她的肚皮上不可。
潘桂芳前脚刚走,没过五分钟秦俊鸟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秦俊鸟就起床了,他匆匆洗了一把脸,然后出了旅店,开着小轿车向龙王庙村的方向驶去。
秦俊鸟想尽快赶回村里去,他一直在惦记着陆雪霏,也不知道陆雪霏会不会生他的气nAd1(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来到了村口,在经过冯寡妇的食杂店时,他看到孟庆森从食杂店里走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拎着不少从食杂店里买的东西。
秦俊鸟这时放慢了车速,然后把车窗玻璃打开,跟孟庆森打招呼说:“庆森,你咋买这么多东西啊?”
孟庆森笑着说:“我家里来了几个战友,他们要在我家里住上几天,我家里也没啥好东西招待他们,所以就到冯婶的食杂店买点儿下酒菜。”
秦俊鸟说:“你家里的酒够喝吗?要是不够的话,到我厂里去拿几箱,正好也让你的战友尝尝咱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
孟庆森说:“我家里的酒还够喝两天,我那几个战友都是酒鬼,他们来的时候在城里买了不少酒呢。”
秦俊鸟说:“庆森,你家里的酒要是不够喝了,可一定要到我的酒厂里去拿,跟我千万别客气。”
孟庆森说:“我知道了,要是我家里的酒喝光了,我会去你的酒厂里拿的。”
秦俊鸟这时忽然想起了佟顺亮的事情,或许孟庆森能帮得上忙,自从孟庆森当上这个村官之后经常去县里和乡里开会,接触过的领导干部肯定不少,等佟顺亮把材料写完了,可以让孟庆森忙帮递上去。
秦俊鸟说:“庆森,有个事情我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
孟庆森说:“说吧,你遇到啥难处了。”
秦俊鸟说:“我倒没遇到啥难处,其实是别人的事情。”
秦俊鸟把佟顺亮的悲惨遭遇原原本本地跟孟庆森说了。秦俊鸟知道孟庆森是个火爆脾气,而且爱憎分明,孟庆森要是听说了佟顺亮的事情,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nAd2(
不出秦俊鸟所料,孟庆森听完之后勃然大怒,他义愤填膺地说:“这个吕建平真是个畜生,吃人饭不敢人事儿的东西,我要是手里有枪的话,我非一枪崩了他不可。”
秦俊鸟急忙说:“庆森,你可不能胡来,吕建平就算再坏,可他毕竟还是国家干部,这伤害国家干部,那可是重罪啊。”
孟庆森冷哼一声,愤然说:“吕建平他算啥国家干部,他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流氓败类。”
秦俊鸟说:“庆森,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吕建平既然触犯了国法,那咱们就想办法让国法来惩治他。”
孟庆森说:“俊鸟,你是不是有对付那个吕建平的办法了?”
秦俊鸟说:“我让佟顺亮把他和他媳妇所遭受的冤屈都写了下来,咱们可以想办法把佟顺亮的写的材料递给县里的领导,到时候让上级领导来处理这件事情,他吕建平敢在乡里胡作非为,不就是仗着他有个当乡长的老丈人吗,要是把佟顺亮的事情闹到了县里,到时候就没人能救得了他。”
孟庆森想了一下,说:“这个办法到可以试一试,我这些天到县里开会,也认识一些县里的领导,我可以帮那个佟顺亮把材料递给县里的领导,可就是不知道县里的领导愿意不愿意管这件事情。”
秦俊鸟说:“要是这件事情闹到了县里,那就由不得县里的领导了,县里的领导要是没人管的话,那咱们就往大了闹,到时候看县里的领导管不管。”
孟庆森点头说:“你说的没错,只要事情闹大了,县里的领导就必须得出面处理了。”
秦俊鸟说:“庆森,这件事情可就全靠你了,你现在是村长,你认识的上级领导多,门路也比我们这些老百姓多。”
孟庆森说:“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就一定会管到底的,正好我一直收拾麻有良他们那一家坏东西,这次也算是个机会nAd3(”
秦俊鸟说:“那咱们说定了,等过几天佟顺亮把材料写好了,我就给你送过来。”
秦俊鸟跟孟庆森说完了佟顺亮的事情,就开着车向他家的方向驶去。
秦俊鸟把车开进了他家的院子里,然后下车进了家门,他看到廖大珠正带着孩子在客厅里玩,便向楼上看了一眼,问:“大珠,小珠不在家里啊?”
廖大珠说:“我爸就快要出院了,小珠去医院给我爸办出院手续去了,用不了几天我爸就能出院回家了。”
秦俊鸟说:“金宝叔要出院了,这是好事儿啊,等金宝叔回家了,我出钱摆上一桌酒席给金宝叔压惊。”
廖大珠说:“俊鸟,这可不行,咋能让你出钱摆酒席呢,要出钱也是我和小珠出钱。”
第780章 送乌鸡汤
?||->-> 秦俊鸟说:“大珠,谁出钱还不都一样吗,摆一桌酒席又花不了几个钱。”
廖大珠说:“话虽然是这样说,可这毕竟是我们廖家的事情,按理应由我和小珠来摆这桌酒席。”
秦俊鸟说:“大珠,你就别跟我争了,你和小珠的手头都不宽裕,你还是把钱留着以后给金宝叔调养身子吧。”
廖大珠说:“俊鸟,要是别的事情我可以依着你,可这件事不成,我和小珠的手头上虽然没有多少钱,可一桌酒席的钱我们姐妹两个人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秦俊鸟看到廖大珠的态度挺坚决的,就不和他争了,点头说:“那好吧,就依你。”
廖大珠说:“俊鸟,我昨天去村里看到镯子嫂子了,听她说雪霏病了,而且还病得挺重的,我想明天去厂里看看雪霏。”
秦俊鸟说:“大珠,你别听镯子嫂子胡咧咧,她说话就喜欢添油加醋,雪霏是病了,可没镯子嫂子说的那么严重。”
廖大珠说:“是这样啊,我也觉得有些奇怪,雪霏要是真病的那么重,厂里的人早就把她送到医院去了,咋还会让她躺在宿舍里硬挺着。”
这时秦俊鸟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了起来,他说:“大珠,我的肚子饿了,你给我做点儿东西吃吧。”
廖大珠说:“你等着,我这就给你下面条去。”
廖大珠去厨房给秦俊鸟下面条了,秦俊鸟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秦俊鸟刚把衣服换完,就在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忽然响了nAd1(
秦俊鸟拿起电话,问了一句:“喂,谁啊?”
“是我,我想你应该能听出来我的声音吧。”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秦俊鸟就觉得恶心,他真想马上就把电话挂了,打电话来人正是他的死对头吕建平。
秦俊鸟皱起眉头,没好气地说:“是你,吕建平。”
吕建平笑了几声,说:“没错,是我,你的耳力还不错。”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咋会知道我家里的电话号码的?”
吕建平说:“想知道你家里的电话号码还不容易吗,我只要给电话局打一个电话,问一下就成了。”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给我打电话有啥事情吗?”
吕建平说:“秦俊鸟,咱们两个人能好好地谈一谈吗?”
秦俊鸟冷冷地说:“我跟你这种人没啥好谈的。”
吕建平说:“秦俊鸟,你别这么快就拒绝我吗,我觉得你还是跟我谈一谈的好,这样对你没坏处。”
秦俊鸟说:“你嘴上说的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啥鬼主意,说吧,你到底想跟我谈啥事情。”
吕建平说:“那好吧,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想跟你谈谈佟顺亮的事情。”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咋了,你害怕了吧,怕佟顺亮把你干的那些丑事儿全都宣扬出去,这样一来你脑袋上的那顶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吕建平说:“秦俊鸟,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这件事情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何必掺和进来呢,你帮那个佟顺亮又得不到啥好处nAd2(”
秦俊鸟说:“我帮佟顺亮并不想得到啥好处,我就是想帮他和他的媳妇讨回公道。”
吕建平说:“秦俊鸟,只要你答应我不管这件事情,无论你提啥条件我都答应你,是要钱还是要金银珠宝,都随便你。”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吕建平,我啥都不想要,你想收买我,没那么容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吕建平说:“秦俊鸟,你别把话说的那么绝吗,俗话说凡事留一线将来好见面,我劝你还是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
秦俊鸟说:“我永远都不想再见你这种人,我跟你也没啥好说的,你干了那么多的坏事儿,就等着秋后算账吧。”
秦俊鸟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这个吕建平也太无耻了,他还有脸打电话来,还想收买秦俊鸟,真是白日做梦。
秦俊鸟要去厂里看陆雪霏,可他想到陆雪霏的身子非常虚弱,他不能就这么空着手去,他应该给陆雪霏拿一些有营养的东西,给她补补身子,于是他到村里养鸡的人家买了一只乌鸡,然后来到一分厂的食堂把乌鸡杀了,让刘镯子帮他炖了一大锅乌鸡汤。
秦俊鸟拿着乌鸡汤来到了陆雪霏的宿舍,他看到陆雪霏的宿舍的门开着,陆雪霏正弯腰在屋子里拖地。
秦俊鸟急忙走进去,把乌鸡汤放在床头的桌子上,从陆雪霏是手里抢过拖布,说:“雪霏,你的身子还没恢复过来,咋能干这种活儿呢,你上床歇着吧,让我来。”
陆雪霏说:“我都在床上都躺了两天了,我想活动活动筋骨,再这么躺下去我就成了废人了,再说了这拖地也不是啥累活儿。”
秦俊鸟看到陆雪霏的脸色比昨天好多了,人也有了精神,不过他知道流产对身体伤害很大,陆雪霏的身体还得一两个月才能慢慢地恢复过来nAd3(
秦俊鸟说:“雪霏,你的身子虚,我炖了一锅乌鸡汤,给你补补身子,你快趁热喝了吧。”
陆雪霏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乌鸡汤,说:“俊鸟,这乌鸡一定挺贵的吧?”
秦俊鸟说:“一点儿也不贵,只要你的身子能尽快好起来,别说是一锅乌鸡汤了,就是天天给你喝凤凰汤我也心甘情愿。”
陆雪霏说:“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多了吗,我的身体好着呢,上学的时候我还是短跑运动员呢,我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过来,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说:“雪霏,我扔下你一个人不管,自己跑到乡里去了,你不会怪我吧。”
陆雪霏说:“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知道你肯定是有急事儿,我可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
秦俊鸟这时伸手搂住了陆雪霏的细腰,说:“雪霏,你可真通情达理啊,我向你保证,以后不管有啥事情我都不会出去了,我要一直在你的身边陪着你,直到你的身子彻底复原了。”
第781章 红艳艳的东西
?||->-> 陆雪霏说:“俊鸟,你不用天天都陪着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有空儿的时候过来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秦俊鸟说:“雪霏,你的身子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我得留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再让你有一点儿闪失。”
陆雪霏笑笑,说:“俊鸟,你现在这样我反而有些不习惯了,我就是流产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秦俊鸟说:“我这可不是小题大做,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这女人流产可不能粗心大意了,弄不好会落下病根的。”
陆雪霏说:“这女人流产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可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你没必要弄得这么紧张。”
秦俊鸟说:“雪霏,你还是听我的吧,这身子可是本钱,可不能掉以轻心,反正我现在也没啥事情,就让我伺候你好了。”
陆雪霏这时低头看了一眼秦俊鸟拿来的乌鸡汤,说:“俊鸟,这乌鸡汤好喝吗?”
秦俊鸟笑着说:“当然好喝了,你快点儿喝吧,这乌鸡汤要是凉了就不好喝了。”
虽然乌鸡汤的味道还不错,可陆雪霏并太喜欢喝油腻大的东西,一锅乌鸡汤她只喝了一少半,还剩下一多半。还好乌鸡汤不容易坏,可以多存放一段时间,陆雪霏这顿没喝完,可以留着下顿继续喝。
陆雪霏说:“俊鸟,我这两天一直都在床上躺着,心里憋闷得要命,你能不能帮我借几盘录像带来,这样我心烦的时候,可以看看录像带,消磨一下时间。”
秦俊鸟说:“这个容易,我一会儿就到村里去给你借录像带,你喜欢看啥样的录像带啊?是武打片还是枪战片?”
陆雪霏说:“我喜欢看爱情片,那些武打片和枪战片你就别借了,我不爱看那些打打杀杀的录像带,太血腥了nAd1(”
秦俊鸟说:“那好,我多给你借一些爱情片来,保证让你看个够。”
秦俊鸟在厂里的工人下班之前离开了陆雪霏的宿舍,厂里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和陆雪霏的关系,所以他必须得避开厂里人的目光,不能让厂里的人知道他这几天经常往陆雪霏的宿舍里跑。
秦俊鸟出了酒厂,快步向冯寡妇的食杂店走去。
秦俊鸟听说冯寡妇前些日子去县城里买了一台进口的录像机,这些天食杂店里天天都坐满了来看录像的村里人,村里能买得起电视的人家都不多,就更别提录像机了,录像机放的都一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港台电影,村里人都觉得非常新鲜,所以每天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就往冯寡妇的食杂店跑。
冯寡妇买录像机有她的目的,村里人到她的食杂店来看录像,有的人一看就是一整天,渴了饿了自然要买一些吃的喝的东西,自从买了录像机,食杂店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很多,每天挣的钱比以前的两倍还要多。
秦俊鸟推门走进了食杂店里,虽然现在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可食杂店里还十几个大人和小孩在看录像,这些人睁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眼睛一眨也不眨,完全被电视里演的东西给吸引住了。
冯寡妇正在柜台前记账,她看到秦俊鸟走了进来,笑着说:“俊鸟,你想买点儿啥东西啊?”
秦俊鸟说:“冯婶,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来是想跟你借几盘录像带。”
冯寡妇放下手中的笔,说:“录像带都放在我屋里了,你到我屋里来拿吧。”
秦俊鸟跟在冯寡妇的身后走进了食杂店后面的屋子里,他看到屋子的炕上放着一个大纸盒箱子,箱子的旁边放着一摞录像带,大约能有十几盘nAd2(
秦俊鸟走到炕边,随手翻了翻那十几盘录像带,说:“冯婶,你这里就有这几盘录像带啊?”
冯寡妇用手指了指大纸盒箱子,说:“这几盘录像带是我从栗子沟借的,我从乡里租来的录像带都放在箱子里了。”
秦俊鸟说:“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就只有这几盘录像带呢。”
秦俊鸟这时把大纸盒箱子打开,他看到箱子里的确装着很多录像带,不过有一个红艳艳的东西放在了这些录像带的上边,看着非常显眼。这个红艳艳的东西竟然是女人的胸罩,不用问这个胸罩自然是冯寡妇的。
冯寡妇这时也看到了胸罩,他急忙把胸罩拿起来放在背后,表情有些尴尬地说:“俊鸟,你想看啥样的录像带自己挑吧。”
这种情况下,秦俊鸟只能装做啥都没看见,他拿起一盘录像带看了看,说:“冯婶,那我挑了,等看完了,我就把录像带给你送回来。”
冯寡妇趁着秦俊鸟看录像带的时候,慌忙把胸罩塞进了炕上的被子里。
秦俊鸟挑了十几盘爱情片,他把录像带放在炕上,说:“冯婶,这么多录像带我没法拿,你帮我找个袋子吧。”
冯寡妇说:“俊鸟,你挑的咋都是一些爱情片啊?你一个大男人咋也喜欢看那些情啊爱啊的东西啊。”
秦俊鸟说:“冯婶,其实这些录像带不是我看,我是给雪霏挑的,她喜欢看爱情片。”
冯寡妇说:“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自己看呢,雪霏这丫头,她想看录像带咋不自己来挑啊,还让你一个大厂长来nAd3(”
秦俊鸟说:“我正好要回家去,就顺路过来帮她来挑几盘爱情片,明天好给她拿到厂里去。”
冯寡妇说:“是这样啊,说起来,我可有些日子没看到雪霏这丫头了,这丫头也是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忙工作,也不说来看看我。”
秦俊鸟笑笑,说:“冯婶,你别雪霏的生气,过两天我就让雪霏来看你。”
冯寡妇说:“我倒是没生气雪霏的气,我就是有些想这丫头了。”
秦俊鸟说:“等过几天雪霏来看你了,就让她在你这里陪你住上几天。”
冯寡妇说:“那可太好了,到时候可得让雪霏在我这里多住几天。”
秦俊鸟说:“冯婶,我得回家了。”秦俊鸟说完离开了食杂店。
第782章 家里进贼了
?||->-> 出了食杂店,秦俊鸟就直接回家了,他没在厂里的食堂吃晚饭,他想回家跟廖大珠一起吃,其实廖大珠在他家也住不了几天了,等廖金宝出院了,她和廖小珠就得搬回家去住了,这样一来,家里就剩下秦俊鸟一个人了。
秦俊鸟走到大门口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饭香。秦俊鸟知道这是廖大珠正在做晚饭,别说他的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秦俊鸟一进家门就看到廖大珠正站在厨房门口剥大葱,她说:“俊鸟,你回来的正好,晚饭一会儿就好了,你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秦俊鸟说:“大珠,晚上吃啥好东西啊?”
廖大珠笑着说:“我炖了一条新鲜的鲤鱼,还做了半锅酱牛肉,这两个菜都是你爱吃的。”
秦俊鸟说:“好啊,这两样东西都是最好的下酒菜,一会儿我得好好地喝上几杯。”
廖大珠说:“那我给你拿酒去,你想喝啥酒啊?”
秦俊鸟说:“还能是啥酒,当然丁家老酒了。”
廖大珠去拿丁家老酒了,秦俊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把从冯寡妇那里借来的录像带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把外衣脱掉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廖大珠有些急促的叫喊声:“俊鸟,你快来啊。”
秦俊鸟听到廖大珠的叫声急忙跑出了屋子,声音是从厨房旁边的一间屋子里传来的,这间屋子平时没有人住,只是放一些烟酒和鱼肉蔬菜之类的东西。
秦俊鸟来到了屋子的门口,他看到廖大珠正皱着眉头站在屋子里,眼睛不停地向四下里搜寻着,好像是在找啥东西nAd1(
秦俊鸟走到廖大珠的身边,问:“大珠,出啥事情了?”
廖大珠说:“俊鸟,我昨天在村里买了四个猪蹄和一个猪肘子,我回来后就把猪蹄和猪肘子放在这屋里了,可现在猪蹄肉和猪肘子全都没有了。”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说:“大珠,你是不是记错了啊,这里根本就没有猪蹄和猪肘子,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把猪蹄和猪肘子放在啥地方了。”
廖大珠指了指放在墙角处的一个铝盆,说:“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把猪蹄和猪肘子放在了那个铝盆里,我怕猪蹄和猪肘子放臭了,今天早晨还特意在冰箱里冻了几块冰放在了上边。”
秦俊鸟走到墙角处看了一眼,只见铝盆里有半盆水,看样子应该是冰块融化成的水,廖大珠的确没有记错。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有些困惑地说:“这就奇怪了,猪蹄和猪肘子咋会没有了呢,这家里边又没有别人,难道是猪蹄和猪肘子长翅膀飞了不成。”
廖大珠说:“昨天我从村里回来后,一直都待在家里,而且家里边也没有来过外人,就连只猫也没进来过。”
秦俊鸟说:“不过就是几个猪蹄和一个猪肘子,这些东西又值不了几个钱,没了就没了吧,明天我给你拿钱,你再去村里买好了。”
廖大珠说:“我倒不是心疼那几个钱,你想想这猪蹄和猪肘子不见了还是小事儿,就怕是有坏人摸进来了,把猪蹄和猪肘子给偷走了。”
廖大珠的话提醒了秦俊鸟,他的心里也是一惊,廖大珠说家里没来过别人,可猪蹄猪肘子却不翼而飞了,那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外边的人摸进来把猪蹄和猪肘子给偷走了,可他转念又一想,要是真有小偷摸进来了,那他肯定是冲着钱来的,他不可能只偷走猪蹄和猪肘子这些不值钱的东西nAd2(
秦俊鸟说:“大珠,要真是小偷摸进来了,他不可能只偷了猪蹄和猪肘子这些东西,你家里还丢啥别的东西没有?”
“我这就去。”廖大珠说完走出了屋子。
秦俊鸟这时走到窗户前查看了一下,这间屋子并不大,只有一个推拉式的铝合金窗户,他发现虽然铝合金窗户是关着的,不过窗户没有关严实了,窗框和窗户之间还有一道很窄的缝隙,而且这个缝隙窄到只能插进一根针去。
很显然偷猪蹄和猪肘子的人是从窗户进来的,其实想撬开这些铝合金窗户并不是啥难事儿,即便是窗户在里边锁上了,只要用一些简单的工具就能把窗户给弄开。
大约过了五分钟,廖大珠回来了,她说:“除了猪蹄和猪肘子,家里边啥都没丢。”
秦俊鸟这时指了指窗户,说:“偷猪蹄和猪肘子的人是从这扇窗户进来的。”
秦俊鸟说完便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了一下地面,很快他就有了发现,地面上除了留有他和廖大珠的脚印,还留有第三个人的脚印,不过这第三个人的脚印比较模糊,从脚印的尺寸上判断,这应该是男人的脚印。
廖大珠说:“你说小偷是从窗户进来的,这不可能啊,昨晚我睡觉之前还特意查看了一下各个房间的窗户关严实了没有。”
秦俊鸟说:“就算窗户关严实了也没有用,那个人是用工具把窗户给撬开了。”
廖大珠吓得脸色一变,说:“这么说真有小偷摸进来了,那小偷是啥时候进来的,我咋一定动静都没听到呢。”
秦俊鸟说:“那个人肯定是晚上等你睡着了之后才进来的,你和孩子住在二楼,就算一楼有啥动静,你也听不到。”
廖大珠有些后怕地说:“幸好这个人没有到二楼来,要不然我和孩子可就是危险了nAd3(”
秦俊鸟透过铝合金窗户的玻璃向窗外看了几眼,窗外离窗户不到三米远就是一个山坡,山坡上长着一片茂密的树林。
秦俊鸟若有所思地说:“大珠,我出,一会儿就回来。”
廖大珠有些紧张地说:“俊鸟,现在天黑了,你出去可要小心一些。”
秦俊鸟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走远的,我就是在房子周围转一转,看看那个偷猪蹄和猪肘子的人留下啥痕迹没有。”
廖大珠说:“那我去给你拿手电筒。”
秦俊鸟拿着手电筒出了家门,他绕到房子的后边,来到了那间存放东西的屋子的窗户前。
第783章 燃尽的火堆
?||->-> 秦俊鸟蹲下身去,把手电筒向窗台下边的地面照去,他看到地面上果然也有好多脚印,而且这些脚印非常杂乱。秦俊鸟看着地上的脚印,仔细地分辨了一下,他敢肯定这些脚印和屋子里的那些脚印都是同一个人留下来的。
秦俊鸟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9.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1.5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