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51部分

副兴师司罪的架势,有些心虚地说“秦老板,我是不是有啥地方得罪你了,我看你样子好像不太高兴。”
秦俊鸟大声地质问朱老板:“朱老板,昨天你给我喝的酒到底是啥酒?我咋喝完酒就不省人事了呢,你是不是做了啥手脚。”
朱老板笑了笑,一脸轻松地说:“没错,我是在酒里边加了点儿药,不过你放心那药没有毒副作用。”
秦俊鸟看到朱老板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好像在酒里下药的事情不是他干的。秦俊鸟的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他强压着胸中的怒火,冷冷地问:“你为啥要在酒里下药?我没想到你是这种小人,快说,你到底有啥不可告人的目的?”
朱老板说:“秦老板,你可别误会,其实我没啥目的,我就是想让你好好地享受一下nAd2(”
秦俊鸟冷哼声,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你在酒里下药,害得我昏迷了一天一夜,还说是想让我好好地享受一下,这种话连鬼都骗不了。”
朱老板说:“秦老板,那个杨春草你还满意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也认识杨春草。”
朱老板摇了摇头,说:“我当然不认识,不过我听人说起过她,她的风流韵事棋盘乡的人都知道,我刚来棋盘乡那天就听说了她的大名。”
秦俊鸟说:“这么说杨春草的事情是你安排的。”
朱老板说:“是我让我的一个朋友安排的。”
秦俊鸟说:“你的那个朋友叫麻铁杆吧。”
朱老板点头承认说:“没错,我的那个朋友是叫麻铁杆。”
秦俊鸟说:“你难道不知道我跟麻铁杆是冤家对头吗?”
朱老板说:“你和麻铁杆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不过那是你和麻铁杆之间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秦俊鸟说:“咋能没有关系,你是麻铁杆的朋友,而我跟麻铁杆又是仇家,我咋能跟我仇家的朋友做生意呢。”
朱老板说:“秦老板,这生意是生意,仇家是仇家,你在商场上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想你和麻铁杆之间事情应该不会耽误咱们做生意吧。”
秦俊鸟眼睛直直地盯着朱老板,说:“我现在有些怀疑你跟做生意的动机,我觉得你可定另有目的。”
朱老板说:“秦俊鸟,你想多了,我就是一个生意人,我只对做生意挣钱感兴趣,对于别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兴趣nAd3(”
秦俊鸟说:“那昨天的事情你咋解释,就算你想让我享受一下,可也用不着给我下药啊,我喝了酒之后就昏迷了,啥事情都干不了,你让咋享受啊。”
朱老板说:“秦老板,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也是一片好心,可能是我没掌握好药的剂量,药量有些大了,我给你赔不是还不成吗。”
秦俊鸟气哼哼地说:“你说的轻松,被下药的人又不是你,要是换成是你的话,你肯定比我还生气。”
朱老板陪着笑脸说:“秦老板,你就别生气了,要不这样,今晚我再给你安排一个女人咋样?我保证让你满意,你看我身后的那个女人合不合你的心意,你要是愿意的话,她今晚就是你的了。”
第681章 陌生的男人
? 秦俊鸟说:“朱老板,你不是在跟我说笑话吧?她可是你的女人,你真愿意让别的男人碰你的女人吗?”
朱老板笑了一下,满不在乎地说:“女人算啥东西,只要有了钱,这女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年轻的、漂亮的,想要啥样的就有啥样的。”
秦俊鸟说:“没想到朱老板你还挺想得开的,要是换成别的男人,肯定舍不得让自己的女人去陪别的男人。”
朱老板摆了摆手,说:“秦老板,不是我想得开,是现在的女人都他妈的太现实了,眼睛里就认识钱,你以为这个女人跟我在一起是喜欢我吗?她不过是看上了我腰包里的钞票罢了,跟这种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动真格的,今天我有钱她跟我睡,明天我没钱了,她就会跟别的男人睡,我早把这些见钱眼开的女人给看透了。”
秦俊鸟说:“看来朱老板你是活明白了,怪不得你能挣大钱呢。”
朱老板说:“男人要想挣大钱,就不能把女人放在心上,女人是啥东西,女人就是衣服,想啥时候换就啥时候换,男人没必要为一个女人劳心费力的,根本不值得。”
秦俊鸟笑了笑,说:“朱老板,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我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尤其是女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女人你还是自己留着享用吧。”
朱老板也笑笑,说:“这个我能理解,秦老板你是个要脸面的人,当然不会啥样的女人都碰了。”
秦俊鸟说:“朱老板,咱们还是别说女人了,我看咱们还是找个地方谈谈生意上的事情吧。”
朱老板犹豫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地说:“秦老板,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我一会儿还要去见一个朋友,生意上的事情咱们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秦俊鸟说:“那好吧,既然朱老板你要去见朋友,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nAd1(”
朱老板说:“秦老板,我先走一步了,咱们明天再见。”
朱老板走到那个年轻女人的身边,拉着女人的手向棋盘乡大酒店的后面走去,很快就不见了。
秦俊鸟看到两个人走远了,转身刚想走,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迎面走了过来。
男人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停下脚步,说:“我有几句话想跟你。”
秦俊鸟从头到脚打量了男人几眼,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中等,面皮发黄,模样长得很普通,秦俊鸟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说:“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男人说:“我们的确不认识。”
秦俊鸟说:“那你想跟我说啥?”
男人向左右看了看,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秦俊鸟说:“你有啥话就在这里说吧。”
秦俊鸟并不认识这个男人,所以他不得不提防。
男人说:“我要跟你说的事情不能让别人听到,要是让别人听到了对你不好。”
秦俊鸟说:“我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情,就算让别人听到了我也不怕。”
男人嘿嘿一笑,说:“我要说的这件事情可不是啥光彩的事情,咱们最好还是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说。”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地说:“你要想说就快点儿说,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可没工夫跟你磨嘴皮子。”
男人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我要说的是你跟杨大美人的事情nAd2(”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咋知道我和杨春草之间的事情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得意地说:“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很多你和杨大美人的事情。”
秦俊鸟说:“那好吧,听你的,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这件事情。”
男人说:“那好,你跟我来吧。”
秦俊鸟跟在男人的身后来到了乡中学后边的一片小树林里,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两个人说话不用担心让别人听见。
男人皮笑肉不笑地说:“昨晚你和杨大美人好快活啊,真是让人羡慕死了。”
秦俊鸟盯着男人的脸,冷冷地说:“我和杨春草的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男人说:“你没人听说过那句话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和杨春草的事情我不仅知道,而且知道的还很详细,要不要我把你们昨晚做的那些事情说一遍给你听到啊。”
秦俊鸟板起脸,有些恼火地说:“昨晚我和杨春草都做了些啥事情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你能知道些啥,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你这种小把戏我可见得多了。”
男人笑了笑,说:“我当然知道了,昨晚你和杨春草都做了啥事情,我全都记在脑子里了。”
秦俊鸟狠狠地瞪了男人几眼,气哼哼地说:“你说这种话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昨晚你又没在我和杨春草的房间里,我和杨春草都做了些啥事情,你咋会知道的那么清楚,难道你就在旁边看着不成。”
男人说:“你说的没错,你们两个人在床上亲热的时候,我的确在旁边看着呢nAd3(”
秦俊鸟听完男人的话,恨得牙痒痒,他真想狠狠地抽男人几个耳光,免得他胡说八道。
秦俊鸟说:“你说这种话连鬼都骗不了,你要是在旁边看着的话,我还能不知道吗。”
男人说:“你可别忘了昨晚你一直神志不清,就算我在旁边,你也根本不知道。”
秦俊鸟这时不说话了,额头上冷汗直冒,昨晚他的确神志不清,他和杨春草只之间到底发生了啥事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秦俊鸟说:“这么说昨晚你真在我和杨春草的房间里。”
男人说:“你和杨春草干的那些事情我不仅在旁边全看到了,而且还给你们拍了照片。”
秦俊鸟的脸色大变,有些惊慌地说:“你说啥?你还给我们拍了照片?”
男人嘿嘿笑了几声,说:“你和杨春草在床上弄得欲仙欲死的,我当然要给你们拍几张照片留做纪念了,那种精彩的场面可不是啥时候都能看到的。”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给我们拍照片绝不是为了留做纪念那么简单,说吧,你到底想干啥?”
第682章 背后一脚
? 男人说:“其实我也不想干啥,我知道你是个要脸面的人,肯定不想让这种事情传扬出去,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你和杨春草的事情,那你的名声可就臭了。”
秦俊鸟说:“你不用拐弯抹角的,有啥话你就直说好了。”
男人说:“那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就没必要跟你绕弯子了,我拍那几张照片的确不是为了留作纪念,我最近手头有点儿紧,想跟你借点儿钱花花,可是又怕你不借,所以我才拍了那些照片。”
其实秦俊鸟早就猜到了,男人拍他和杨春草的照片,无非就是想拿照片来要挟他,敲诈他一笔钱。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你这么做哪里是借钱,你明明是在勒索敲诈。”
男人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我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要不是被逼无奈,我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秦俊鸟说:“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男人说:“十万就够了。”
“十”
没想到男人一张嘴就要十万,可把秦俊鸟气坏了,他真想狠狠地揍男人一顿。
男人说:“我知道你这几年开酒厂挣了不少钱,十万块钱对于你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秦俊鸟强忍住胸中的怒火,说:“如果我把十万块钱给你了,你能保证把你拍的那些照片一张不少的都给我吗?”
男人说:“我保证把照片都给你,就连底片都给你,我拍那些照片只是为了求财,只要我能拿到钱,我保证把所有照片和底片都给你。”
秦俊鸟说:“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我把钱给你了,以后你还没完没了的话,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nAd1(”
男人说:“你放心好了,我说到做到。”
秦俊鸟说:“那好,那十万块钱你什么时候想要?”
男人说:“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秦俊鸟说:“那好,咱们先去拿照片和底片,等我拿到了照片和底片,我就把十万块钱给你。”
男人笑了笑,说:“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子,万一你拿到了照片和底片之后不给我钱咋办,我劝你还是别跟我耍花招,只要你把十万块钱给了我,我保证会把照片和底片给你的,我留那些东西又没有用。”
秦俊鸟说:“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
男人说:“那好,你快点儿回去准备钱吧,不过有句丑话我可要说在前边,你最好别动歪心思,不然的话全棋盘乡的人都会看到你和杨春草亲热的那些照片的。”
秦俊鸟说:“有件事情我想问你,你跟杨春草到底是什么关系?”
男人说:“你应该知道杨春草是个啥样的女人,她有很多相好的男人,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这件事情是你和杨春草早预谋好的了。”
男人说:“说不上啥预谋,我就是听杨春草说有人花钱让她陪你睡一晚上,正好我最近手头缺钱,心想你是个有钱人,我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捞几个钱,所以我就在暗中悄悄地跟踪杨春草,等到她进了你的房间,我就等在房间外边,估计你们睡着了之后,我就把门锁撬开,然后偷偷溜进房间里,把你们两个人在床上睡觉的照片拍了下来。”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你只是拍到了我和杨春草在床上睡觉的照片,并没有拍到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亲热的照片nAd2(”
男人说:“一开始我是只拍了一些你们两个人睡在床上的照片,并没有拍到你们两个人一起亲热的照片,不过我拍照的时候不小心把台灯撞倒了,惊醒了杨春草,我就说服了杨春草,让她配合我,让她摆了几个跟你亲热的姿势,我看你当时睡得挺死的,就连杨春草骑在你的身上,你都没醒。”
秦俊鸟心想我那根本就不是睡得死,我是被朱老板下了药了,要不然早就把你小子给逮住了。
秦俊鸟说:“明天中午十二点,你就到这个地方等我,到时候我把钱给你。”
男人说:“那好,咱们说定了,明天中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男人说完转身就要走。就在男人转身的一刹那,秦俊鸟猛地一抬腿,冲着男人的屁股狠狠地踢了一脚。
秦俊鸟这一脚可是用了十成的力气,男人登时就摔了一个狗啃屎,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叫了起来。
秦俊鸟怒冲冲地走到男人身边,一屁股坐在了男人的身上,一把抓住男人的头发,大声呵斥说:“说,你把那些照片都放在啥地方了,快说。”
男人一边痛苦地呻吟一边说:“背后下黑手,你不是男人,你快把我放开。”
秦俊鸟说:“他奶奶的,老子没心情跟你磨嘴皮子,快说照片在啥地方?”
男人嘴硬地说:“我劝你最好把手放开,不然的话你一张相片都别想拿到。”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看来,今天不让你受点儿皮肉之苦,你小子是不会老老实的。”
秦俊鸟说完两只手用力地抓住男人的头发,然后把男人的脑袋向地面上撞了下去,男人是背朝上脸朝下的,这一下子撞下去,男人顿时撞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nAd3(
男人发出了如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
秦俊鸟根本不理会男人的叫声,他接下来又撞了第二下、第三下,等他撞到第四下的时候,男人扛不住了,他大叫着:“别撞了,别撞了,我说还不成吗,你要是再撞几下的话,就把我给撞死了。”
秦俊鸟这时停了下来,他喘着粗气说:“你小子要是早说的话,也就不用受这种皮肉之苦了,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东西。”
男人说:“底片我交给照相馆的刘老板了,让他帮我把相片洗出来,他说今天下午相片就能洗出来。”
秦俊鸟说:“那个照相馆在啥地方?”
男人说:“那个照相馆很好找,就在邮政所的旁边,乡里只有那一家照相馆,你到照相馆之后就跟刘老板说是六斤让你来取相片的,他就会把相片给你的。”
秦俊鸟说:“你小子说的是真话吗?我要是去了拿不到相片咋办?”
第683章 被逼的
? 男人说:“我都被你打成这个样子了,我咋还敢跟你说假话呢,除非我不想活了。”
秦俊鸟说:“算你小子识相,你要是敢跟我说假话,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男人哀求说:“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你还是把我放了吧,我保证跟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秦俊鸟说:“我现在还不能放你走,为了以防万一,还得委屈你一下,我得先把你绑起来,等我拿到了照片和底片,到时候才能放你走。”
男人说:“我都把照片和底片放的地方都告诉你了,你咋还要绑我呢,你这么做也太不仗义了。”
秦俊鸟冷哼了一声,说:“对你这种人用不着仗义,这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坏了心肠,拍那些照片来敲诈我,这是你罪有应得,我这么对你已经是很客气了,把我惹急了,送你去派出所,到时候可不是你挨一顿打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男人不敢多说话了,要是秦俊鸟真把他送到派出所去,这敲诈勒索可不是小罪名,弄不好他还得被判刑,他可不想蹲监狱。
秦俊鸟把男人的裤带抽了下来,然后把男人的双手反绑在了一棵碗口粗的小树上。
秦俊鸟对男人说:“你小子在这里老实点儿,别乱喊乱叫,等我拿到照片和底片了就回来给你把裤带解开。”
男人哭丧着脸说:“你可得快点儿回来,你要是不回来的话,那我这条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秦俊鸟笑了几声,说:“你不用担心,就算我不回来,你也不会死的,学校经常有逃课的学生往这个小树林里钻,要是你小子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能碰上一个逃课的学生。”
秦俊鸟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nAd1(
男人说的那家照相馆很好找,这家照相馆是棋盘乡唯一的一家照相馆,不过棋盘乡的居民大多都是农民,所以来照相馆照相的人不多,这家照相馆的门前显得冷冷清清的。
秦俊鸟推门走进了照相馆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坐在照相馆里喝茶,他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急忙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小伙子,你要照相啊?”
秦俊鸟打量了中年男人几眼,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问了一句:“你就是刘老板吧?”
男人点头说:“没错,我就是。”
秦俊鸟说:“我是来帮六斤取相片的。”
刘老板说:“六斤咋没来啊?昨天他来送底片的时候说好了今天他来取相片的。”
秦俊鸟说:“六斤今天抽不开身,就让我来帮他取了。”
刘老板听秦俊鸟这么说,也没多想,说:“那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相片。”
刘老板走到里边的一间屋子里,从里边拿出了一个黄铯的信封交给了秦俊鸟,说:“照片和底片都在里边,你收好了。”
秦俊鸟从刘老板的手里接过信封,说:“这些照片一共多少钱?”
刘老板说:“昨天六斤已经给过钱了。”
秦俊鸟说:“那好,刘老板,照片我拿走了。”
秦俊鸟拿着信封出了照相馆,他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把信封打开,把里边的照片拿了出来。这些照片一共有二十几张,拍的都是一些秦俊鸟和杨春草不穿衣服在一起亲热的照片,而且都是不堪入目的那一种。
秦俊鸟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和杨春草都觉得脸红,幸好这些照片没有传扬出去,要是让村里的人看到了,那他可就真没脸在村里再住下去了,这种事情不像别的事情,一旦闹起来,可是会把人害死的nAd2(
秦俊鸟在街边的商店里买了一盒火柴,把照片和底片全都烧了,像这种照片当然一张都不能留着,留着就是祸害。
秦俊鸟本打算去乡中学,把绑在树上的那个男人放开,可是他刚走出没几步,有人忽然在身后轻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秦俊鸟停下脚步,转过身去,他看到杨春草正笑眯眯地站在他的面前。
秦俊鸟一看到杨春草,就想起了照片的事情,他拉下脸来,说:“你来得正好,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
杨春草看到秦俊鸟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一张脸拉的老长,有些摸不着头脑说:“俊鸟,你这是咋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秦俊鸟气哼哼地说:“你说咋了,这要问你自己,你都做了些啥见不得人的事情?”
杨春草一头雾水地看着秦俊鸟,皱着眉头说:“俊鸟,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我咋听不懂呢?”
秦俊鸟冷冷地说:“你少在我的面前装糊涂,我问你,那些照片是咋回事儿?”
杨春草愣了一下,说:“照片?啥照片啊?我咋听不明白呢?”
秦俊鸟说:“我说照片你听不明白,那个叫‘六斤’的男人你总该认识吧。”
杨春草这时才恍然大悟,说:“你说的那个人是胡六斤吧。”
秦俊鸟这时才知道那个想拿照片来敲诈他的男人的全名叫“胡六斤”,他没好气地说:“那个胡六斤昨晚拍了咱们两个人在一起亲热的照片,他还拿那些照片来敲诈我,这件事情你敢说你不知道吗?”
杨春草承认说:“这件事情我知道nAd3(”
秦俊鸟说:“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那个胡六斤把啥都告诉我了,这件事情是你们两个人合伙干的,胡六斤拍照的时候,你还配合他,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杨春草急忙解释说:“我根本不想拍那些照片,都是那个胡六斤逼我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秦俊鸟说:“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那个胡六斤又没拿刀逼着你,你咋就那么听他的话呢,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他让你死,你也死去啊。”
杨春草一脸委屈地说:“俊鸟,你不能只听那个胡六斤的话,胡六斤他就是一个无赖,他的话你可千万别信,昨晚的确是他逼我的,他说我要是不配合他,他就去派出所举报我卖滛,我也是被逼无奈,要是他真到派出所举报我,不仅我的名声臭了,恐怕你也得跟着遭殃,我是不想牵连你,所以才答应他的。”
第684章 找个依靠
? 秦俊鸟阴沉着脸,没好气地说:“听你这么说,你倒是为我好了。”
杨春草说:“我这么做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那个胡六斤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可不想被抓到派出所里去,到了那种地方,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秦俊鸟虽然心里有气,可是又不能把杨春草咋样,她毕竟是个女人,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更何况这件事情也不全都怪在杨春草的头上,罪魁祸首还是那个胡六斤。
秦俊鸟说:“我已经把胡六斤那个狗东西给抓住了,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他逼你的,问他就知道了。”
杨春草睁大了眼睛,说:“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把胡六斤那个杂种给抓住了?”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你,他现在就在乡中学后边的一个小树林,我把他绑在了一棵树上。”
杨春草咬牙切齿地说:“胡六斤这个王八蛋,以前他可没少欺负我,今天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秦俊鸟和杨春草来到了乡中学后边的小树林里,让秦俊鸟没想到的是胡六斤早不见了踪影,小树林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杨春草向四处看了看,问:“俊鸟,胡六斤呢?”
秦俊鸟用手指了一下刚才绑胡六斤的那棵树,说:“我刚才就把他绑在了这棵树上,这小子肯定是跑了。”
杨春草有几分失望地说:“这次算胡六斤捡了个便宜,下次要是让我看到他,我一刀骟了这个狗日的。”
秦俊鸟好奇地说:“你跟胡六斤之间到底是咋啥关系啊?你咋这么恨他呢?”
杨春草叹了口气,说:“这事儿说起来话长,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以后有工夫我慢慢跟你说nAd1(”
秦俊鸟说:“算我多嘴,这是你和胡六斤之间的事情,我不应该问这么多。”
其实秦俊鸟对杨春草的事情并不太感兴趣,他刚才只是顺口说了一句。
杨春草说:“这件事情就算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那个胡六斤到处跟别人说我是他的相好的,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他的相好的,虽然我不是啥好女人,可我也看不上胡六斤那种男人。”
秦俊鸟说:“你愿意跟谁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没必要啥事情都跟我说。”
杨春草说:“俊鸟,这里离我住的地方不远,你到我那里去坐一坐吧,到时候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我看还是改天再去吧,一会儿我还得赶回村里去。”
杨春草说:“俊鸟,你别急着走啊,咱们好不容易有机会呆在一起,我有一肚子话要跟你说呢。”
秦俊鸟说:“你有啥话还是以后再说吧,咱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也不差这一会儿。”
杨春草拉起秦俊鸟的手,轻轻地摇了几下,说:“俊鸟,你就跟我走吧,昨晚你一直都在睡觉,咱们两个人根本没有机会说话,你就陪我说说话吧。”
秦俊鸟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他又不好拒绝杨春草,毕竟他昨晚跟杨春草睡在了一起,他不能一点儿情面也不讲。
秦俊鸟只好点头说:“那好吧。”
杨春草高兴地说:“那好,你跟我来吧。”
杨春草把秦俊鸟带到了她的住处,她住的地方就在乡中学旁边的一条胡同里nAd2(
胡同里的最里边有一个不太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三间瓦房,看样子瓦房有些年头了,不过住人还是没问题的。
秦俊鸟跟在杨春草的身后走进了院子里,他向四处看了几眼,说:“这里是你家吗?”
杨春草摇了摇头,说:“不是,这个房子是我租的,我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了。”
秦俊鸟说:“春草,你咋不在家里住啊?”
杨春草苦笑了一下,说:“家里住不下去了,我的名声不好,村里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说啥难听话的人都有,我只好从家里搬了出来,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认识我,我也能耳根清净一些。”
杨春草把秦俊鸟让进了屋子里,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东西也摆放的很整齐。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了下来,说:“春草,这个地方就你一个人住啊?”
杨春草说:“是啊,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个地方。”
秦俊鸟说:“你住在这里,你家里人也不知道吗?”
杨春草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说:“算了,还是别说他们了,说起他们我这里心里就难受。”
秦俊鸟知道刚才的话说到了杨春草的痛处,他不想在她的伤口上撒盐,急忙岔开话题说:“你不是有很多话要跟我说吗?你都想跟我说啥啊?”
杨春草抿嘴一笑,然后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来,说:“我想跟你说我要做你的女人,以后我要死心塌地跟你过日子。”
秦俊鸟说:“做我的女人?”
杨春草伸右手勾住秦俊鸟的脖子,说:“对,我要当你的相好的,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我不会让别的男人再碰我一下的nAd3(”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为啥想当我的女人呢?”
杨春草说:“因为我不想再过以前的那种日子了,你知道我以前是跟别的男人好过,可我跟那些男人在一起都是为了钱,从来都没有动过真心,我跟那些男人在一起,无法就是为了他们的钱。”
秦俊鸟说:“那想当我的女人也是为了我的钱吧?”
杨春草说:“钱只是一方面,我不全是为了钱,这些年我见过不少有钱的男人,也见过不少让我恶心的男人,经历多了,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女人这一辈子最终还是要找一个依靠,虽然我现在不愁吃不愁喝,可是我毕竟有人老珠黄的那一天,我可不想到老的时候无依无靠的。”
秦俊鸟说:“你的想的很长远,可惜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可以依靠一辈子的男人。”
杨春草说:“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男人,你跟麻铁杆和胡六斤他们那些人不一样,他们就是一群下三烂。”
第685章 苦命人
? 秦俊鸟说:“春草,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好,我根本算不上啥好男人。”
杨春草说:“俊鸟,你说这话可骗不了我,我是过来人,啥样的男人可靠,啥样的男人不可靠,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又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你咋就能一眼看出来这男人可靠还是不可靠?”
杨春草笑了笑,说:“我虽然不是神仙,可这点儿本事我还是有的,跟男人打了这么多年交道,我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我这些年可就白活了。”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你的这双眼睛比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还厉害?”
杨春草说:“我这双眼睛虽然比不上那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可我这眼里也不揉沙子,好男人和坏男人我还是能分清的。”
秦俊鸟说:“既然你这么了解男人,这些年来你难道就没遇到一个可靠的男人吗?”
杨春草说:“这年月要想找一个可靠的男人可不那么容易,要找一个值得你托付终身的男人就更难了,这种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秦俊鸟说:“这个世上好男人多得是,你要是真想找一个可以依靠一辈子的男人也不难,就看你肯不肯花心思去找。”
杨春草说:“有你在眼前,我何必费事找别的男人呢,我就看好你了。”
秦俊鸟说:“可我已经结婚了,你还是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杨春草说:“就算你结婚了也没关系,我不在乎名分,你可以照样过你的日子,我是不会逼你离婚的。”
秦俊鸟说:“你越说越不像话了,你把我当成啥人了,这种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nAd1(”
杨春草叹了口气,说:“你这个人真是榆木脑袋,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咋还不开窍呢。”
秦俊鸟说:“这不是开窍不开窍的问题,是我不能那么做。”
杨春草恼火地说:“俊鸟,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嫌我长得丑啊?”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有些无奈地说:“这跟美丑没有关系?”
杨春草挺了挺如小山一般高耸的胸脯,双手死死地抓住秦俊鸟的胳膊,说:“那跟啥有关系?”
秦俊鸟说:“春草,我跟你说了这么半天,你咋还不明白呢,咱们两个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杨春草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都跟定你了,你都别想逃我的手掌心。”
秦俊鸟说:“春草,你咋死心眼呢?我都跟你说这么多了,你咋还一条路走到黑呢。”
杨春草说:“俊鸟,今天不管你说啥,你都别想让我改变主意,这辈子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杨春草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秦俊鸟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你说那个胡六斤以前没少欺负你,你和胡六斤之间到底是咋回事儿啊?”秦俊鸟把话题扯到了胡六斤的身上。
杨春草说:“胡六斤那个狗东西就是个流氓,他跟我是一个村的,从小就不学好,没少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长大了变得更坏,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儿,就喜欢跟在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屁股后面说怪话,不过村里的女人知道他是啥德行,所以没人搭理他,这个狗东西在村里不能得手,他就跟外村的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胡搞,把村里村外弄得鸡犬不宁乌烟瘴气的。”
秦俊鸟说:“我看这个胡六斤年纪也不小了,他难道就没娶媳妇吗?”
杨春草冷哼了一声,说:“要说这个胡六斤也不是一无是处,这小子脑袋瓜子还是挺灵活的,前几年他做生意挣了几个钱,也娶了一个媳妇,不过后来他把挣来的钱全都败光了,他那个媳妇见他不走正路,就跟他离婚了,自从离婚之后,他就彻底变坏了,可以说是坏透了,村里的女人没少让他占便宜nAd2(前一阵子,他天天晚上都在我家周围转悠,想打我的主意,不过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为了不让他得逞,我天天晚上抱着菜刀睡觉,有一天晚上还是让这狗东西摸进了我的房间里,幸亏我发现的早,砍了这狗东西一菜刀,不过那一刀砍偏了,这狗东西只受了点儿皮外伤,等他伤好了之后,不仅没有老实,反而变本加厉,害得我晚上睡觉都不敢睡踏实了。”
秦俊鸟说:“胡六斤这么欺负你,你家里人难道不管吗?”
杨春草说:“说起来我也是一个苦命的人,我爹妈死得早,我是我哥一手带大,我哥他是个老实人,那个胡六斤是个滚刀肉,我哥他根本不敢招惹胡六斤。”
秦俊鸟说:“就凭你的模样,想嫁一个好人家也不难,你为啥要干这种不光彩的事情呢?”
杨春草叹息了一声,有些伤感地说:“其实我也不想干这种事情,我也知道干这种事情丢脸,我跟那些臭男人睡觉其实都是为了我哥,要不是为了我哥,我才不会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秦俊鸟不解地说:“为了你哥?”
杨春草说:“我哥他太老实,所以经常挨村里人的欺负,再加上我家里穷,我哥都三十多岁了还没娶上媳妇,村里人经常笑话他,说他是光棍汉,为了能让我哥娶上媳妇,能在村里人的面前扬眉吐气,我就跟村长的儿子订了亲,可村长的儿子他不是人,还没结婚他就把我给睡了,当时我不同意,他就来硬的,我一个姑娘家咋能拗过他一个大男人呢,最后让他得了手,可后来村长的儿子看上了别的女人,就跟我家退了婚,我被村长儿子睡了的事情也传扬了出去,你也知道村里人非常忌讳这种事情,我就在村里人的口中就成了名符其实的破烂货,为了能让我哥尽早娶上媳妇,我就跟那些有钱的男人睡觉,没过多长时间我就攒够了钱,让我哥娶上了媳妇nAd3(我哥成了家之后,我就打算洗手不干了,可是一旦入了这一行,想退出来可就难了,干这种事情挣钱太容易了,我早就想收手,可是一直收不了手。”
第686章 耳听为虚
? 关于杨春草的事情秦俊鸟以前也听别人说过一些,不过别人说的跟杨春草说的有很大出入,秦俊鸟很想弄明白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他好奇地说:“你说的这些事情咋跟我听说过的不太一样啊?”
杨春草淡淡地笑了笑,说:“我知道你都听别人说了些啥,他们说我十六岁的时候让我后爹给糟蹋了,还说我后爹为了长久地霸占我,给我招了一个哑巴当上门女婿。”
秦俊鸟点头说:“没错,就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杨春草说:“我后爹是给我找了一个哑巴当上门女婿,不过其他的事情都是胡说八道。”
秦俊鸟说:“看来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情还真不能相信,没有几句话是真的。”
杨春草说:“其实那个老东西是打过我的主意,十六岁那年我去玉米地里干活,他悄悄地跟在我的身后,等到了玉米地,他把我按在玉米地里想要糟蹋我,我当时拼命地反抗,眼看着就要让他得手了,这时碰巧被路过的人看到了,把那个老东西给吓跑了,从那以后那个老东西再也不敢打我的主意了,不过我被拖进玉米地的事情还是在乡里传开了,你也知道这些村里人说话就喜欢添油加醋,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我被拖进玉米地的事情传来传去,就传成了我被那个老东西给糟蹋了。”
秦俊鸟说:“这些人真可恨,说话也不留点儿口德,这唾沫星子可是会淹死人的。”
杨春草轻描淡写地说:“我都已经习惯了,反正我也不是啥好女人,他们愿意说啥就说啥好了,我不在乎。”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你真嫁给了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9.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8.7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