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03部分

的血迹就应该是崔明琴的,
不过秦俊鸟知道床单上的血迹是假的,这个带血的床单是崔明琴事先准备好的,崔明琴这么做只是想让秦俊鸟承认他昨晚对她做了那种事情。
现在证据摆在秦俊鸟的面前,秦俊鸟就是想不承认都不行了。
秦俊鸟把床单扔在了一边,说:“明琴,既然你拿出证据来了,那你想咋解决这件事情啊?”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任,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秦俊鸟说:“明琴,昨晚的事情是咋回事儿啊?你给我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崔明琴说:“昨晚的事情究竟是咋回事儿我也不太清楚,当时醉的人事不省,我就把你扶到了床上,昨晚我也喝了不少酒,把你扶到床上后,我觉得有些头晕,就想躺在床上打个瞌睡,没想到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咱们两个人就变成这样了nAd2(”
崔明琴说的话虽然漏洞百出,秦俊鸟想挑出毛病来很容易,不过秦俊鸟已经知道了崔明琴在耍啥花招了,她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无非就是想让秦俊鸟真以为昨晚和她睡在了一起,这样崔明琴就成了秦俊鸟的女人了,她就会黏着秦俊鸟,接下来她就可进到秦俊鸟的酒厂了。
秦俊鸟摸清了崔明琴的底牌,心里也就有底了。
秦俊鸟顺水推舟地说:“好吧,既然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认账也就是了,你想咋样了解这件事情,你要是想要钱的话就说个数吧。”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我不想要钱。”
秦俊鸟说:“你不想要钱,那你想要啥呀?”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现在没有住的地方,身上的钱也快要花完了,我在这里无依无靠的,我现在只能投靠你了,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秦俊鸟笑了笑,说:“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咋能不管你呢。”
崔明琴说:“秦老板,你放心,我不会白吃白喝的,我有手有脚,我可以到你的酒厂去上班,给你当秘书,我啥都能干的。”
秦俊鸟说:“我看这样吧,明天你就去我的酒厂上班,至于住的地方,我家里有房间,你就住在我家里吧。”
崔明琴说:“秦老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没听错吧。”
秦俊鸟说:“我说话算话,明天你到酒厂来找我,你不是想当我的秘书吗,那你就给我当秘书吧。”
崔明琴说:“秦老板,你放心,以后我一定死心塌地地跟着你,绝对不会有二心的nAd3(”
秦俊鸟说:“天亮了,我该回去了。”
崔明琴说:“秦老板,你还没有吃饭吧,我这就给你买东西吃。”
秦俊鸟说:“不用了,你还是先把脸转过去吧,我想把衣服穿上。”
崔明琴把脸扭到一边,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就像裹粽子一样,生怕身上哪个地方露出来让秦俊鸟看到。
秦俊鸟急忙把衣服穿好,然后走到门口,背对着崔明琴说:“你也把衣服穿上吧,我到走廊去。”
秦俊鸟说完推门出了房间。
崔明琴很快把衣服穿好了,低着头出了门,来到了走廊里。
秦俊鸟这时从上衣兜里掏出几张钞票塞到崔明琴的手里,说:“明琴,这是几百块钱你拿着,给自己买几身新衣服。”
崔明琴急忙把钱又塞给秦俊鸟,说:“秦老板,我不能要你的钱,这钱你还是收着吧。”
第425章 电线断了
? 秦俊鸟说:“明琴,你就收下吧,这钱就算是我提前给你发的工资好了。”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现在啥都没干,咋能要你的钱呢,你还是把钱收回去吧,我不能白拿你的钱。”
崔明琴坚持不要秦俊鸟给的钱,秦俊鸟只好把钱收了起来,说:“那好,你既然不想要,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现在我不能要你的钱,我可不想让你把我看成是贪钱的女人。”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得回村子里了,你也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好到酒厂来上班。”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去送送你吧。”
秦俊鸟说:“不用了,外边天冷,还是在屋里吧。”
秦俊鸟出了旅店,然后开着小轿车回到了家里。
进到屋里后,秦俊鸟觉得肚子有些了,他走到厨房里想找点儿吃的东西,可是在厨房里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一碗冷饭和两个硬馒头。
秦俊鸟用热水把冷饭泡了一下,然后又把炉子点着,把两个硬馒头放到炉火上烤了一下。
秦俊鸟刚刚把硬馒头的外皮烤软了,这个时候房门开了,许志光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把馒头放到了饭桌上,从厨房里走出来,说:“志光,你不在厂里,咋跑回来了?”
许志光一脸焦急地说:“俊鸟哥,你可算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
秦俊鸟看到许志光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说:“志光,出啥事情了?”
许志光说:“俊鸟哥,酒厂停电了,生产线都停了下来,我和秋林哥找了半天也找不出原因nAd1(”
秦俊鸟的脸色微微一变,说:“酒厂停电了,这是啥时候的事情啊?”
许志光说:“就是今天早晨的事情,我回来找过你,当时你不在家。”
秦俊鸟说:“你给乡里供电所的人打过电话没有,没问问供电所的人到底是咋回事儿,弄不好是停电了。”
许志光说:“我给供电所打过电话了,供电所的人说今天没有停电。”
秦俊鸟皱起了眉头,说:“这就奇怪了,供电所的人既然说没有停电,那为啥我们的酒厂没电呢。”
许志光说:“我也觉得纳闷,这电停的也太蹊跷了。”
秦俊鸟说:“你带人查过酒厂的电线没有?是不是哪个地方线路出了问题。”
许志光说:“我和秋林在酒厂里查过了,酒厂里的电线没啥问题,我们来回查了两遍呢。”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酒厂里的线路没问题,那酒厂外边的线路你们查过没有。”
许志光摇了摇头,说:“酒厂外边的线路我们没有查,难道是酒厂外边的线路出了问题。”
秦俊鸟说:“很有可能,既然厂里的线路没有问题,那问题很有可能出在酒厂外边的线路。”
许志光想了想,说:“俊鸟哥,你说的没错,我咋就没有想到呢,这问题就应该出在酒厂的外边,我这就带人去检查酒厂外边的线路。”
秦俊鸟说:“我跟你一起去。”
秦俊鸟和许志光一起去了厂里,许志光找了几个脑子灵通的工人,又叫上苏秋林,几个人出了酒厂的大门,认真地检查着酒厂外的电线nAd2(
几个人沿着线路走出了三百多米远后,许志光在一根电线杆下边发现了问题,他指着电线杆上的电线说:“俊鸟哥,你快看电线杆上边的电线。”
秦俊鸟抬头向电线杆顶端看了一眼,他发现电线杆上只剩下了一根电线。
正常情况下电线杆都是两根电线,一根是火线一根是零线,这是最起码的常识,秦俊鸟虽然没有上过几天学,不过这火线和零线他还是知道的,如今电线杆上只剩下了一根电线,酒厂当然不会有电了。
秦俊鸟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了,电线杆上的电线被人剪断了一根,所以咱们的酒厂才会停电的。”
许志光说:“俊鸟,我看这电线应该是别人故意剪的,剪短电线的人就是想搞破坏,不想让咱们酒厂正常生产。”
苏秋林骂了一句:“妈的,是谁这么缺德,背地里给咱们使绊子,他有能耐就明着来,搞这种见不得人的把戏,算啥能耐。”
秦俊鸟说:“志光,咱们厂里有懂电工技术的工人没有?”
许志光说:“咱们厂里有几个懂电工技术的维修工人。”
秦俊鸟说:“你把他们找来问问,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电线接上。”
许志光说:“俊鸟哥,这恐怕有些困难,这被剪断的电线上可能带电,咱们厂里的工人不太懂带电操作,要是万一操作失误,弄出人命来可就不好了。”
秦俊鸟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给供电所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把电线接上,不管咋样,不能影响咱们酒厂的生产。”
许志光说:“我这就去打电话nAd3(”
许志光说完就向厂里走去,那几个他找来的工人也跟着他回厂里去了。
电线杆下边只剩下了秦俊鸟和苏秋林两个人。
苏秋林气愤地说:“俊鸟,你放心,我一定要把剪短电线的这个人给查出来,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等我把这个混蛋给揪出来,你看我咋样收拾他。”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觉得会是谁剪短的电线呢?”
苏秋林摇摇头,说:“这个我可说不好,不过肯定是跟咱们有过节的人,我想很有可能是蒋新龙那个混蛋找人干的,他看咱们酒厂挣钱了,所以眼红了,就找人把咱们酒厂的电线给剪断了,蒋新龙那个龟儿子就是看不得咱们好过。”
秦俊鸟说:“我觉得不像是蒋新龙找人干的,蒋新龙没有必要这么干。”
苏秋林咬牙切齿地说:“不管是谁,我一定要把这个给找出来,让他现出原形。”
秦俊鸟说:“秋林哥,等电线接好了,你多注意一下厂外的电线,千万不能再让人把电线剪断了,耽误了酒厂的生产。”
苏秋林拍着胸脯说:“俊鸟,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有我盯着,保证没人敢来捣乱。”
第426章 不能硬来
? 电线让人剪断的事情让秦俊鸟想起了当初别人砸他家玻璃的那件事情,这两件事情之间虽说没有太大的联系,不过这种暗里使坏的手段却是如出一辙。
秦俊鸟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跟他作对,不过秦俊鸟知道这个人不会就这次罢手的,这一次他得手了,下一次他一定还会出手的,当然下一次他破坏的目标就不会是电线了,应该换成酒厂的其他设施了。
中午的时候,乡里的供电所来了两个维修电工,两个电工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就把剪断的电线从新连接上了,酒厂的生产随之恢复了正常。
到了第二天上午,崔明琴来到了秦俊鸟的酒厂。
厂里本来就有一个才貌双全的陆雪霏,现在又来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崔明琴,秦俊鸟的身边有了两个勾人的女人,这让很多工人羡慕得眼红,大家都说秦俊鸟可是艳福不浅,身边有这么两个女人,那还不快活似神仙。
只有秦俊鸟的心里清楚,他把崔明琴弄到厂里来,根本就不是贪图她的美色,崔明琴是蒋新龙安插在酒厂的一个J细,秦俊鸟只是想利用一下崔明琴,来达到打击蒋新龙的目的。
到了中午的时候,秦俊鸟把崔明琴带到了他的家里,给她安排住的地方。
秦俊鸟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间屋子里好了,这屋子以前一直都没有住过人,一会儿你自己收拾一下,至于需要啥生活用品,你跟我说一声,我让人去乡里给你买。”
崔明琴说:“秦老板,你能收留我,对我来说就是雪中送炭,我真是打从心眼里感激你。”
秦俊鸟笑了笑,说:“明琴,就凭咱们两个人的关系,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不会在你家里白吃白住的,以后我一定好好工作,保证不会偷J耍滑的nAd1(”
秦俊鸟说:“明琴,这个称呼也得改一改了,以后在厂里你就叫我厂长,在家里就叫我俊鸟好了。”
崔明琴说:“那好,我以后在家里的时候就叫俊鸟,这样叫起来亲切。”
秦俊鸟说:“是啊,这样子听起来才舒服,你以前一口一个秦老板叫着,我听着太别扭了。”
崔明琴说:“既然你听着别扭,那我以后就不叫你老板了。”
秦俊鸟说:“明琴,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清楚,你不仅是我的秘书,也是许副厂长和苏副厂长的秘书,以后他们有啥事情交代你的,你也要尽量办好。”
崔明琴说:“俊鸟,我只想给你一个人当秘书,我不想给别的人当秘书。”
秦俊鸟说:“明琴,你先委屈一下,酒厂现在缺人手,许副厂长和苏副厂长两个人跟我一样,都是大老粗,根本不认识几个字,我早就想给他们配个秘书了,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如今正好你来了。”
崔明琴有些不太情愿地说:“俊鸟,我是你的秘书,又不是他们的秘书,我不想伺候别人。”
秦俊鸟说:“明琴,你先兼任一下他们的秘书,等我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到时候你就专心给我当秘书。”
崔明琴说:“那好吧,我听你的。”
秦俊鸟这时装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伸手要拉崔明琴的胳膊,说:“明琴,咱们到我屋里边去吧,我有好多心里的话要跟你说。”
秦俊鸟所谓的心里话是要到床上去说的,他这一副猴急的样子,只要不是傻瓜都知道他要干啥事情。
崔明琴当然知道秦俊鸟要干啥事情,她吓得脸色一变,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说:“俊鸟,你有啥话咱们就在这里说吧,还是别去你的屋子里了nAd2(”
秦俊鸟说:“明琴,你有啥不好意思的,你现在都是我的人了,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崔明琴说:“俊鸟,我现在得把这屋子收拾一下,你看这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
秦俊鸟一把抓住崔明琴的胳膊,眯缝着眼睛,说:“这收拾屋子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一会儿等咱们说完话了,我帮你收拾。”
崔明琴有些急了,说:“俊鸟,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秦俊鸟说:“明琴,那天晚上咱俩都在一起睡过了,你还有啥好害臊的,这男女之间的事情就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也就没啥了。”
崔明琴说:“俊鸟,那天晚上咱们虽然已经在一起了,可那都是意外,我虽然是你的人了,可我心里边一时还适应不了,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儿时间适应一下。”
秦俊鸟说:“这有啥适应不了的,咱们那种事情都做过了,现在不过就是再重复一下,等到了床上,你就能适应了。”
崔明琴这时把胳膊从秦俊鸟的手里挣脱出来,喘着气说:“俊鸟,你别这样,咱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多的是,你先忍一忍,我现在真不能跟你在一起,你就别逼我了。”
秦俊鸟一把将崔明琴抱住,一双手在她的身上胡乱摸了起来。
秦俊鸟喘着粗气说:“这种事情咋能忍得住吗,我现在就想要你,那天我喝醉了,跟你做的那些事情都不记得了,我现在想知道跟你在一起亲热到底是啥感觉。”
崔明琴用力地挣扎了几下,可是根本没有用,秦俊鸟的力气比她大得多。
崔明琴大声说:“俊鸟,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你快把我放开nAd3(”
秦俊鸟说:“明琴,咱们两个人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虽然咱们没有夫妻之名,可咱们都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还有啥好难为情的。”
崔明琴说:“俊鸟,我不是难为情,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要讲感情的,那天咱们两个人在一起都是因为喝醉了,我对你虽然有好感,但还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咱们两个人还需要一段时间互相了解一下,等慢慢培养起来感情了,再做那种事情也是水到渠成了,你现在就想硬来,那根畜生有啥区别。”
秦俊鸟只好把崔明琴放开,说:“明琴,我听你的,这种事情是不能硬来,我可不是畜生。”
第427章 保管秘方
? 崔明琴说:“俊鸟,反正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再耐心等一些日子,等我在心理上接受你了,我一定把自己交给你。”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就再等些日子,就像你说的,等咱们真正培养起感情了,我再好好地疼疼你。”
崔明琴说:“俊鸟,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现在人都住在你家里了,一时半刻也跑不了,等咱们两个人都了解对方了,到时候你想咋样就咋样,我肯定都依着你。”
秦俊鸟向门外看了一眼,说:“明琴,你斜对面的屋子里住的就是我的助理陆雪霏,你们都是女人,说起话来也方便。”
崔明琴说:“太好了,我能跟大学生住在一起,肯定能长不少见识。”
秦俊鸟说:“不过她回家过年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再介绍你们认识。”
崔明琴说:“我听人说她长的可好看了,比那画报上的女明星还好看,是真的吗?”
秦俊鸟说:“她就算再好看,也没有你长得好看。”
崔明琴说:“我咋样跟她比呢,人家是个大学生,我才是个中专生,跟人家差了一大截呢。”
秦俊鸟笑着说:“在我眼里你比她好看多了的,这可能就是人家说的,王八瞅绿豆对眼了吧。”
崔明琴撅起嘴说:“俊鸟,你说话咋这么难听呢,啥王八绿豆的,你就不能说话文明点儿啊。”
秦俊鸟说:“明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没啥文化,说话的时候不过脑子,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
崔明琴这时把秦俊鸟推倒了门口,说:“俊鸟,你快出去吧,我要打扫屋子了nAd1(”
秦俊鸟说:“明琴,我帮你打扫吧,两个人干活也能快一些。”
崔明琴说:“这种家务活是女人干的,你是男人,咋能干这种活呢,你还是干你该干的事情去吧。”
秦俊鸟说:“那好,你自己慢慢打扫屋子吧,我去厂里了。”
秦俊鸟没有去酒厂,而是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秦俊鸟把写有丁家老酒酿造秘方的日记本找了出来,现在崔明琴住了进来,这个写有酿造秘方的日记本就不能再放在家里了。
崔明琴是蒋新龙的人,秦俊鸟必须得提防她,绝对不能让她得到丁家老酒的酿造秘方。
秦俊鸟日记本放到衣服兜里,然后出了家门。
秦俊鸟到村子里转了转,他想给日记本找个安全的地方,可是转了半天,他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在走到村口的时候,秦俊鸟看到冯寡妇推出从食杂店里走了出来,她的手里还端着一个洗脸盆,洗脸盆里装满了脏水。
冯寡妇把脏水倒在了食杂店旁边的一个排水沟里,她转身要进屋的时候也看到了秦俊鸟。
冯寡妇笑着说:“俊鸟,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秦俊鸟的眼睛顿时一亮,他走到冯寡妇的面前,说:“冯婶,我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忙。”
冯寡妇说:“你有啥事情啊?跟我就别这么客气了,啥求不求的。”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说:“冯婶,这件事情很重要,咱们还是到屋子里去说吧。”
冯寡妇看到秦俊鸟小心谨慎的样子,不知道他到底要搞啥名堂,一头雾水地说:“正好屋子里没外人,咱们到屋子里去说吧nAd2(”
秦俊鸟和冯寡妇进了食杂店,进到冯寡妇睡觉的那间屋子里。
秦俊鸟把门关好,走到炕边坐下来,说:“冯婶,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能给别人说起,只能咱们两个人知道,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冯寡妇看到秦俊鸟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好奇地说:“俊鸟,你到底有啥事情啊,你这个样子咋弄得跟特务接头一样。”
秦俊鸟说:“冯婶,我手里有一样的东西,这样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可是现在我不能把它放在家里,我想让你帮我保管它,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帮我保管。”
冯寡妇在秦俊鸟的身上扫了几眼,说:“俊鸟,你到底想让我帮你保管啥东西啊?”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把日记本从衣服兜里掏出来,说:“冯婶,我想让你帮我保管这个日记本。”
冯寡妇看了一眼秦俊鸟手里的日记本,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说:“我还以为你让我保管啥贵重的东西呢,没想到就是一个日记本啊,这东西就是扔了都没人要。”
秦俊鸟说:“冯婶,你可别小看了这个日记本,这个日记本里记的东西非常重要。”
冯寡妇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日记本,看了一眼日记本有些泛黄的封面,在她眼里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日记本,不知道秦俊鸟为啥把它看得这么重要。
冯寡妇说:“俊鸟,这个日记本里究竟记了些啥东西啊?”
秦俊鸟说:“这个日记本来记着酒厂酿酒的秘方,谁要是得到了这个日记本,就可以按照上边的方法酿制丁家老酒了。”
冯寡妇一听日记本里记的是酿酒的秘方,急忙把日记本又塞给了秦俊鸟,说:“俊鸟,这东西我可不能帮你保管,万一这秘方要是泄露出去了,那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nAd3(”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冯婶,你放心好了,这上边记的东西,一般的人是看不懂的,只有那真正的酿酒行家才能看得懂,只要你把它放到一个隐秘一些的地方,这秘方是不会泄露出去的。”
冯寡妇说:“俊鸟,你就这么相信我啊,你就不怕我把这个秘方卖个别的酒厂啊。”
秦俊鸟说:“冯婶,我不信别人还能不信你吗,这东西只有放在你这里保管我才放心,我知道你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冯寡妇说:“那好,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就帮你保管了。”
秦俊鸟说:“冯婶,我多一句嘴,食杂店每天人来人往的,这个秘方你可不能放在这里保管,这里不安全。”
冯寡妇说:“我知道,我一会儿就把这个秘方送回我家里去,我家有一个小屋,屋里有一个铁箱子,我把这个日记本放到铁箱子,然后再把铁箱子锁起来,奔万无一失。”
第428章 兄妹对话
? 秦俊鸟说:“冯婶,这个日记本就交给你了,你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
冯寡妇再次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日记本,说:“我的嘴紧着呢,这种事情我是不会跟外人乱说的。”
秦俊鸟说:“冯婶,正好现在食杂店没人买东西,我在这里帮你照看食杂店,你回家去把日记本藏起来,我等你回来。”
冯寡妇把日记本放到贴身的衣服兜里,点头说:“那好,你先在这里先帮我照看一下,我这就去把日记本藏起来。”
秦俊鸟说:“冯婶,你藏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这日记本怕水怕潮,你藏的时候最好用塑料包上。”
冯寡妇说:“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冯寡妇说完出了食杂店,快步向村里走去。
秦俊鸟站在食杂店的门口看着冯寡妇的背影,直到不看见冯寡妇的身影了,他才转身要回到食杂店里。
就在这时,秦俊鸟看到了杜红喜从食杂店前走过,杜红喜只顾着低头急匆匆地走路,并没有注意到站在食杂店门口秦俊鸟。
杜红喜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男人的手里推着一辆自行车,自行车的后车胎瘪了,看样子是被啥东西扎透了,车胎里的气全都漏光了。
秦俊鸟这时急忙把食杂店的门关上,只留出一条一指宽的缝隙,他透过缝隙悄悄地看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推自行车的那个男人大声说:“红喜,你等等我,你走那么快干啥。”
杜红喜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男人一眼,没好气地说:“哥,你倒快一些,干啥都慢慢腾腾的,就你这么磨蹭,咱们啥时候能到乡里啊nAd1(”
男人说:“红喜,我也想快一些,可是谁知道这自行车在半路上车胎扎了,真晦气。”
杜红喜说:“哥,这可我就要说几句了,咱爸病了你该去找二哥他们,你找我干啥啊?”
男人说:“红喜,看你说的,咱爸打小不是最疼你吗,咱爸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到时候你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你还不得跟我这个哥哥玩命啊。”
杜红喜说:“你说的倒好听,我看咱爸就是被你气病的。”
男人说:“红喜,这你可就是冤枉我了,要说咱爸的身子骨以前一直都挺硬朗的,可是自从上回得了一会儿感冒之后,身子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杜红喜停下脚步,说:“哥,我走累了,咱们还是歇一会儿吧。”
男人把自行车推到杜红喜的面前,说:“妹子,我把自行车停好,你到后边货架上坐着歇一会儿吧。”
杜红喜摆摆手,说:“不用了,我喘口气,一会儿咱们到前边的路口等车。”
秦俊鸟这时才看清楚推自行车的男人就是那个要娶廖大珠的杜连发,他也是杜红喜的亲哥哥。
杜连发把自行车停好,走到杜红喜的身边说:“妹子,你婆家的那个小叔子秦俊鸟也太不是东西了,这小子就是个六亲不认的白眼狼,我算是看透老秦家了,他们家就没有一个人是好东西。”
杜红喜说:“哥,这无缘无故的,你咋扯到俊鸟的身上了,他啥地方得罪你了。”
杜连发说:“妹子,我也不瞒你了,自从你嫂子死了以后,我一个人拉扯孩子,日子过得苦哈哈的,这男人身边没个女人,干啥都没意思。”
杜红喜说:“哥,你要是觉得自己一个人过日子没意思,再娶个女人还不容易吗,我知道你那几年倒卖废钢铁挣了些钱,你挣的那些钱估计都够你娶两个女人的了nAd2(”
杜连发急忙伸手捂住杜红喜的嘴,害怕地说:“红喜,你说话小声一些,这要是让别人听到了,我可是要被抓进去的,这种事情咋能满世界嚷嚷呢。”
杜红喜说:“你有啥好怕的吗,你这个人就是胆子小,跟咱爸一个样。”
杜连发说:“你不是不知道,我那些倒卖的那些废钢铁都是别人偷来的,我那是销赃你懂不懂,这种事情要是被抓住了,可是要判刑的。”
杜红喜说:“这都过去好几年了,没人会翻这些旧账的,真不知道你有啥好怕的。”
杜连发说:“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可要把嘴给我看紧了,千万不能跟外人说我倒卖废钢铁的事情。”
杜红喜说:“我又不是傻子,这种事情我咋会跟外人说呢,你是我亲哥,我还能害你不成。”
杜连发叹了口气,说:“红喜,你嫂子要是能活到今天就好了,这没女人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啊。”
杜红喜说:“哥,我嫂子她都死了好几年了,你还想她干啥呀,你要是真想女人的话,就娶一个进门,这天底下女人到处都是,你有钱还怕娶不到媳妇啊。”
杜连发说:“红喜,我不是没找过,当时我都跟人家女方的家长把彩礼钱都谈好了,可是结果让你那个小叔子秦俊鸟给搅黄了。”
杜红喜一头雾水地说:“你说俊鸟把你的亲事搅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杜连发说:“那天我在栗子沟赌钱的时候,在赌桌上认识了廖金宝,廖金宝那天输钱输红眼了,就从我这里借了两千块钱,还答应把他的大女儿廖大珠嫁给我,条件是要一万块钱的彩礼钱nAd3(”
杜红喜说:“你说啥,哥你就别做白日梦了,那廖大珠我见过,她那模样长的跟画上的仙女一样,她会咋嫁给你呢,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啥德性。”
杜连发说:“红喜,你咋能这么说我呢,我可是你哥,咱们是一家人,你说话也太难听了,还当不当我是你哥啊。”
杜红喜说:“就算你是我哥,我也得这么说,你和廖大珠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你就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美事儿了。”
杜连发说:“要说在往常,我是根本别想打廖大珠的主意,可是当时廖大珠怀了孩子,那个把她肚子弄大的男人又跑了,她挺着个大肚子,又没有结婚,村里边风言风语的,廖金宝怕丢人,所以才急着要把她嫁给我的。”
杜红喜说:“哥,你说的这些事情是真的吗?”
第429章 背后下黑手
? 杜连发说:“我骗你干啥,那个廖金宝当初把胸脯拍的“啪”“啪”响,说他说话算话,这门亲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杜红喜说:“哥,你要是真能娶到那个廖大珠,那可是咱们祖坟上冒了青烟了。”
杜连发说:“虽说那个廖大珠是个二手货,可是我不嫌弃,眼看着事情就要有眉目了,那天我和廖金宝去跟廖大珠见面,谁知道秦俊鸟那小子从中插了一杠子,硬生生地把我和廖大珠给拆散了。”
杜红喜说:“那个廖大珠跟他有啥关系,他秦俊鸟凭啥管闲事儿啊,他算哪根葱啊。”
杜连发说:“当时我还,当时真是恨得我牙痒痒,这是我的事情,他跟着凑啥热闹。”
杜红喜说:“哥,你就没跟他说你是我的亲哥哥吗,你和他也算是沾亲带故的,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咋说也得成全了你吧。”
杜连发说:“我说了,可是姓秦的那个小子一点儿也不讲情面,他还说要打我。”
杜红喜说:“这个秦俊鸟,真是个搅屎棍子,下次让我看到他,你看我不骂死他。”
杜连发说:“红喜,要不是秦俊鸟那小子跟着瞎搅合,说不定我现在都把廖大珠娶到家里了,一提起这件事情我这心里就堵得慌。”
杜红喜说:“这个秦俊鸟也太过分了,他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咋说你也是我大哥,大家都是亲戚,他咋能这么干呢,真是不知道好歹。”
杜连发笑着说:“红喜,秦俊鸟那小子坏了我的好事儿,我也没让他好过,有一天晚上我偷偷地跑到他家把他家的玻璃给砸了,那小子当时还追了出来,不过幸好我跑的快,没让他给追上。”
杜红喜说:“大哥,你咋能干这种缺德的事情呢,要是被秦俊鸟抓住了,还不得把你打个半死啊,你可不能自讨苦吃,我这都是为你好nAd1(”
杜连发说:“要说缺德也是他秦俊鸟缺德在先,要不是他插手,我现在也不能还是孤身一个人,我早就跟廖大珠在一起过日子了,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好过,昨天早晨我又去他的酒厂外边,把他那个酒厂的电线给剪短了,他不是有个破酒厂吗,有啥好牛气的,我给他断了电,他的酒厂别说是生产酒了,我让他连个鸟都生产不出来,我看他还牛气啥。”
杜红喜说:“哥,这种事情你以后还是别干了,要是让秦俊鸟查出来了,没你的好果子吃。”
杜连发说:“红喜,你放心好了,我是偷偷干的,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没那么容易查出来。”
杜红喜说:“哥,你听我一句劝,这件事情就到这里好了,你不要在背地里下黑手了,做这种事情不光彩。”
杜连发说:“红喜,你刚才还说我的胆子小呢,我看你的胆子也不比我大多少,他秦俊鸟有啥了不起的,他坏了我的好事儿,我也要让他付出代价,这就叫一报还一报。”
杜红喜说:“哥,这不是胆大胆小的事情,你得罪了秦俊鸟,对你没啥好处,你还是见好就收吧。”
杜连发有些不耐烦地说:“我有分寸,别人怕他秦俊鸟,我可不怕。”
杜红喜没好气地说:“我懒得管你的事情,我歇够了,咱们还是赶路吧。”
两个人向村外的大路走去,很快就走远了。
秦俊鸟这时才知道原来砸他家玻璃和剪短电线的人竟然杜连发干的,这个杜连发真是太可恨了,他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杜连发。
没过多久,冯寡妇从村里回来了。
冯寡妇刚走进食杂店,秦俊鸟就迫不及待地问:“冯婶,秘方放好了吗?”
冯寡妇说:“我放好了,你就放心吧,秘方保证不会丢的nAd2(”
就在这时食杂店外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俊鸟急忙说:“冯婶,有人来了,我得走了。”
冯寡妇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秦俊鸟没有迈出几步,食杂店的门一开,燕五柳快步走了进来。
秦俊鸟停下脚步,有些意外地看着燕五柳,说:“五柳嫂子,你咋来了。”
燕五柳笑了一下,说:“俊鸟,你也在啊,我来看看月季嫂子,我离开村里这么长时间了,几乎就没见过村里的人。”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在玉香那里住的还好吧?”
燕五柳说:“我过得挺好的,玉香对我们几个人挺照顾的。”
秦俊鸟说:“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我正打算哪天去看你和孩子呢,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
冯寡妇这时走过来,拉起燕五柳的手,说:“五柳,你走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挺想你的。”
燕五柳说:“月季嫂子,我也想你,早就想回来看你,可是我怕被王雨来那个畜生看到,所以就一直没敢回村里来。”
冯寡妇叹了口气,说:“五柳,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个王雨来真不是东西,你给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他倒好在外边乱搞女人,真是良心都让狗给吃了,哪天让我看到他,我非狠狠地骂他一顿不可。”
燕五柳说:“月季嫂子,还是算了,你跟王雨来那种生气不值得。”
冯寡妇说:“五柳,你的那两个孩子还好吧?”
燕五柳说:“他们都好着呢nAd3(”
冯寡妇说:“你咋就一个人回来了,也不把孩子带回来让我瞧瞧,也不知道他们长高了没有。”
燕五柳说:“月季嫂子,我本来是打算带孩子一起来的,可是我怕人多了惹眼,要是让王雨来知道了,肯定会把孩子抢走的。”
冯寡妇说:“五柳,真难为你了,带着两个孩子有家不能回,这过的是啥日子啊。”
燕五柳说:“只要能跟两个孩子在一起,就是再苦的日子我也能过。”
冯寡妇说:“五柳,你难得能回来,一会儿我炒几个好菜,咱们两个人好好地喝几杯。”
燕五柳说:“月季嫂子,我回来跟你说几句话就走,你别忙了。”
冯寡妇说:“那可不成,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第430章 山下有宝贝
?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五柳嫂子,冯婶,你们两个先聊着,我去酒厂了。”
冯寡妇说:“俊鸟,你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喝几杯吧。”
秦俊鸟说:“冯婶,我酒厂里还有事情,我得去处理一下,还是你们喝吧。”
冯寡妇说:“那好,酒厂的事情重要,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秦俊鸟在冯寡妇和燕五柳的脸上扫了一眼,说:“冯婶,五柳嫂子,我走了。”
秦俊鸟说完出了食杂店,向酒厂走去。
秦俊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屁股刚坐到椅子上,就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秦俊鸟说:“进来。”
办公室的门开了,陈金娜笑着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编织袋子,编织袋子里好像装着啥东西,看样子还挺沉的。
秦俊鸟说:“金娜,你咋来了。”
陈金娜说:“我早就来了,我在这山里住了很多日子了。”
秦俊鸟好奇地说:“金娜,你不在县城里好好地享福,跑到我们这山里干啥来了。”
陈金娜说:“我到山里来是找宝贝来了。”
秦俊鸟说:“我们这里不是不是大山就是河沟,哪有啥宝贝啊。”
陈金娜说:“你可别小瞧了你们这里啊,要说这山上边是没啥好东西,可这山下边可就不好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9.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6.7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