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雍正熹妃传-第9部分

与她说着心里话,灵犀便再也忍不住了,只把这两日心里的委屈与难受化作了泪水,源源不断地滚落出来。
“灵犀,你这是……哎……”盈袖见她哭得伤心,也忍不住抹起了泪,“小姐也受了风寒,你们这般伤心,是要将病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呀……都是我的错,那晚也没能求了魏侍卫去救你一把,害得你遭了这样多的罪……你若是有气,便怨我吧……”
“呜呜……盈袖姐,我……我怨你做什么……”
主仆三人围在一起呜呜哽咽,那场景就仿佛发生了什么要不得的事情一般。
对面儿的耿氏今儿得了妍华的一番恳切言辞,便也放下了心中的结,想着让妍华过去一同用膳。一走进这边屋子,便听到一阵伤心肺腑的哭声,她只当发生了什么大事,忙匆匆走了进来,担心得连那温婉的花容月貌都变惊慌了:“妹妹!妹妹!这是出了何事儿,你们怎得都哭成这个样子……”
盈袖见她过来,忙收住了哭势:“格格因为灵犀受了这样一遭罪,心疼得紧。”
耿氏听了这话,将方才提着的那口气松了出来,只轻轻拍着胸口道:“真是吓坏我了,看你们都哭成这样,我还当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呢。灵犀,你也莫怪妹妹,她这两日接连侍寝,本也抽不过空来,她好了,你们便也都好了。”
盈袖帮妍华擦掉了脸上到了泪痕,听了这话,手下微微一顿,旋即又恢复了正常继续擦了起来。
妍华知道众人都已经知晓她跟胤禛同床之事,她本想出声讲个大实话,告诉她们她并没有侍寝,只是话到嘴边她又放弃了。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反正她已经是胤禛的人儿,侍寝也是早晚的事儿,解释多了说不定反而让人觉着矫情,所以她也只是娇羞地红了红脸,并没有多说其它话。
用完膳后,妍华因为想到要给胤禛做玉穗子,还要给他绣荷包,便聊了会子天就赶紧回了自己屋子去准备。而耿氏则是关了门,不知在神神秘秘地弄些什么。
“小姐,你也不准备些表演吗?我看耿格格似乎就在准备这些呢,你听,似乎在唱曲儿呢。”盈袖见妍华一回去便只顾着绣荷包,只觉着她都侍过寝了,脑子还是不开窍,心里顿时万般无奈。
“我?盈袖,你也是知道的,我也就马术精湛些,难不成要我去弹琴唱曲儿?若是那样,惊吓了他可怎么是好?”妍华说得一本正经,盈袖也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灵犀听了倒是奇怪了:“格格这话是何意?怎得会惊吓了贝勒爷?莫不是……”她没敢说出口来,莫不是格格你弹的琴很难听?唱的曲儿也不能恭维?
妍华尴尬地看了灵犀一眼:“灵犀你快去把药喝下,早点儿歇着去吧。”
灵犀不依了,撅着嘴嘟囔道:“格格还没答我问题呢,又要不搭理我了是吗?”说着,还做出戚戚然要哭的样子。
妍华无奈,看了一眼盈袖说道:“我准你说了,只是不得宣扬出去,否则我定是不饶你们!”
“嘻嘻……”盈袖一想到以前的事情就捂着嘴直笑,急得灵犀在一旁催了很久,她这才逗着灵犀慢慢悠悠地说道,“小姐每次弹琴,琴弦必断;小姐以往有一次唱曲儿,院子里树上的鸟儿都惊走了,倒是只剩下两只乌鸦一直蹲在那里听着,夫人觉着太不吉利了,便不再让小姐练习唱曲儿了……”
“乌鸦?怎得乌鸦喜欢听格格唱曲儿吗?”灵犀哑然。
“噗……灵犀你可真是笨!”妍华见灵犀张眼问得那般无辜,也不再觉着尴尬了,只捂着嘴乐得直笑。
“小姐唱曲儿不着调,所以鸟儿都走啦……那两只乌鸦……可能跟小姐的口味一样吧,嘻嘻……”
祥和殿内,木槿正伺候福晋梳洗,准备歇下。
“小格格昨儿夜里在雍华殿过夜了?”
木槿在给福晋拆发髻,听到她这般问,便点了点头:“嗯,是的。说是小格格病了,还是贝勒爷直接将她抱回雍华殿的。”
福晋长舒了一口气:“嗯,这样 ...
(便好。免得他成日总惦记着琴语(侧福晋李氏闺名),只惹得她越来越不知收敛。”
“福晋也不用总是操心这些,只管养好身子就是。新来的武格格虽是不争气,小格格倒还是机灵,贝勒爷不至于只冲着侧福晋的。只要她们都好好儿的不闹事,福晋便也用不着那般操心了。”木槿将福晋的长发梳得顺畅后,便搀着她去就寝。
“那武格格性子太躁,只望她以后少折腾些,若也不安分,到真是头疼。”福晋侧躺着跟木槿说了会子话,便渐渐沉入了梦乡。
木槿守在边上,听到她睡梦中叫着已殇的弘晖的名字,心疼地一揪一揪的,只上前给她掖了掖被子。
府里的一切似乎又渐渐回到了往日般的宁静祥和,连那新来的武氏也知道收敛了,没事儿便待在锦绣轩背着那几本规矩册子,整日愁眉苦脸的倒是不再嚣张了。
只是她心里不甘这样就被冷落了,她是带着满心的欢喜参选的秀女,虽是没有进那后宫,能嫁给四贝勒她也是心满意足了。只是她这样如花似玉的年纪,怎能甘心就这般守着活寡呢?
“紫烟,我要修封书信与爹爹,拿笔墨来!”她背得头昏脑涨的,突然愤愤地将那册子给扔到了地上,冷着眼嚷嚷了起来。
“哎!格格,来了,格格……怎得了?今儿个不早些歇下吗?要不要明儿再写?”
“叫你拿就拿,废话那般多做什么!”武氏一恼,抬头便瞪了她一眼。
紫烟被吼得颇觉得委屈,只默默地赶紧去去了笔墨纸砚来。她还不是觉着武氏近来忧心忡忡地茶不思饭不想,消瘦得厉害吗?所以一入夜她便想着法子劝她早些歇息,可总也免不了挨骂。
“格格,听说贝勒爷喜欢温婉的性子,格格好歹注意着些。”紫烟习惯了被她骂,拿着东西放到书桌上时,还是忍不住又劝了起来。
武氏心中憋闷得紧,扬手便把那砚台推下了桌子,“啪嗒”一声,砚台摔了个粉碎……
第七十二章 落水
( 十月下旬,天气突然变得不好起来,接连下了好几场雨,福晋看着那绵延的雨势,整日都唉声叹气的。她只恐天公不作美,到了胤禛生辰那日若还是这个下法儿,到时办寿筵都不似天晴的日子那般方便了。
所以她近来去佛堂的时候,每次都要祈求着佛祖,让天气快些晴起来。
这一日一大早,天边放晴了。连那冷冽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福晋早上醒来瞅到那明媚的晨曦,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只想着自己的祷告成了真,以后更是要虔诚礼佛。
武氏今儿见天气好了起来,请完安后便跟着妍华往书房的放下直奔而去。
盈袖回头,见武氏主仆远远跟在身后,不禁有些奇了:“格格,她们这是做什么?想去找贝勒爷吗?福晋不是发过话了,她若不将那些规矩背好,不得去找贝勒爷。”
妍华回头望了一眼,淡淡地说道:“也许她想制造写机会与他巧遇一番。”
果不其然,那武氏快到书房时,只寻了一处显眼的位置待着,让紫烟悄没声儿地守在书房不远处观察着书房里的动向,只等胤禛出来便变赶忙知会她一声。
只是武氏的性子焦躁,等了好一会儿不见紫烟回来提醒,自个儿就已经沉不住气了。
她左右望了望,见是没什么人在,便鬼鬼祟祟地往书房的方向摸去。可是她又害怕被人看见自己是刻意来这里的,便只好矮了身子偷偷往那边挪。
“何人?”守在书房外不远处的一个侍卫看到灌木从中有活物在移动,蓦地一声呼喝,中气十足,直惊得武氏半条小命儿都突然没了似的,一屁股倒坐在地上。
那侍卫大步跑来时,见是武氏,忙低头垂眸,只面无表情地行了个礼:“奴才不知是格格,还请格格恕罪!”
武氏看了看他五大三粗的模样,也没发怒。她心里本就发虚,生怕胤禛知道她偷偷跑来这里,直掐着声音轻轻说道:“你退下吧,我……我只是看到只猫儿经过……见它好玩得紧,便……便追来了……”
紫烟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后,忙赶了过来,看到武氏跌坐在地上,惊得赶紧跑上前去搀她。
武氏恼羞成怒地敲了她脑门一下:“叫你抓只猫都抓不到,害得我跌了一跤,哼!”
“猫?格格我……”紫烟莫名其妙挨了这么一下,心中委屈得很,又听不懂武氏在说什么,差点儿便说漏了嘴。但是看到武氏一直在偷偷使眼色,她虽是闹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却还是巴巴儿地噙着泪闭了嘴,只默不作声地跟着武氏离开了这里。
“你怎么回事儿!叫你去盯着书房,这么半天也不知道回来跟我说一声是何情况?叫我一个人在那傻等,若是被她们看到,是要闹多大的笑话!”武氏心里有气,不待紫烟解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紫烟噙了半晌的泪,这下子没噙住,终于滚落了下来。
“哭哭哭!就知道哭!早就知道不该带了你来!什么主意也出不上!”武氏看得心烦,颠着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儿,气得直翻白眼。
“格格……奴婢……奴婢方才被侍卫拦住了……脱不开身……也近前不了去看书房的动静啊……”
自从那一夜,魏长安发觉有人在窥探胤禛的行踪后,他便加派了人手留意周围的动向。所以这一次,即便紫烟是光明正大地想要靠近书房,也是被侍卫拦下来问了几句。毕竟她跟着武氏新来府里不久,所以那侍卫并不认得她。
紫烟本就心里有鬼,加上她本就不够聪慧,所以虽然那侍卫问她的问题再普通不过,她却也答得磕磕巴巴。
好在武氏这里有了动静,她轻呼了一声:“格格!”然后便赶紧奔了过去,方才盘问她的侍卫见状也没再追着她继续问。
“哼!没用的东西!”武氏见这个法子不奏效,心里窝火,骂了紫烟几句便要转身离开。
“格格!这是要回去了吗?不如就在这附近转转吧,说不定贝勒爷会经过这里……”紫烟是被武氏骂惯了的,又熟知她的性子,所以很快便擦干了眼泪。
“他若是不经过呢?我还要在这儿耗上多久!”武氏心里憋了好几天,火气没处撒,难受得紧。
“可是……贝勒爷的生辰快到了,他总是要去祥和殿跟福晋说说办寿筵的事情吧……格格好歹也试试看,总归回去了除去背书便也没什么要紧事儿了……”
武氏听了觉着有些道理,便勾着眼笑了下:“你这会子倒是突然变聪明了,那好,便去那边的假山那里坐坐吧。”
那处假山正是前几日侧福晋李氏与她的奴婢梳月聊天之所,当日妍华还不小心听到了她们说的话。
武氏走到那处假山后,循着书房的放下看了看,见竟然隐约能望到书房门前的廊柱,心里一喜,又夸了紫烟一句:“这地方倒是好,你以后都像今儿个这般聪明的话,我便不再骂你了。你且给我好好盯着,若是看到贝勒爷出来了,知会我一声儿。”
她说完便绕着假山旁的水池子慢悠悠地溜达起来,只盯着水池子里的睡莲叶子看,偶尔看到几条锦鲤游动在睡莲的茎杆之间,心里的暴躁也慢慢消退了。
只是近日来连着下了好几场雨,池子里的水也深了不少。加上池边的石头湿滑,武氏一不小心就滑倒了,紧接着“噗通”一声便栽进了池子里。她也不会游水,只吓得脸都绿了,直呼救命。
紫烟正专心地盯着书房看,听到这样大一个响动后赶紧循着声音看去。这一看,她吓得差点儿腿都软了下去,只慌忙惊呼着:“救命啊!格格落水了!来人哪,救命!”
紫烟也不会水,匆忙跑去池子边的时候,也没见到竹竿之类的东西,只好趴在池子边捞啊捞的。
那池子里的水本也不深,约莫只有到胸口那般深的样子。只是武氏不会水,掉下去后便着急地扑腾起来,扑腾着反而扑腾到水更深的地方去了。
侍卫听到这边的动静后,便匆忙赶了过来。
紫烟见有人来了,记得眼泪直掉:“快救救格格,快救救格格!”
书房里,妍华研好墨后,便摊着纸张在另一张桌子上誊抄起福晋让她看的那本经书来。刚抄了小半张纸,便看到外面有侍卫匆匆跑远,还有侍卫叽里咕噜地跟魏长安禀报着什么。
胤禛本是在看妍华写字,察觉到外面的动静后,抬起眸子叫了一声:“魏长安!出了什么事,又是这般闹腾?”
魏长安听到唤声便走了进去:“贝勒爷,假山那处有人落水了,好像是新格格。”
“怎么样儿了,若是没事儿,便把她带过来。”胤禛的眉头拧了起来,面带不悦地走到书房门口往假山那边看了看。
“喳!”
“啊!落水了?这几日寒得很,还是早些差人把柳大夫传进府里来吧!”妍华听到后,停下了笔,跟着走到了书房门口。
“嗯,也好。”他噙了一丝笑意看了妍华一眼,“还是婵婵想得周到。”
...
( 妍华的嘴角抽搐了下,每次听到胤禛叫她婵婵,她便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因为胤禛叫她婵婵的时候,语里总是带着笑意,这与他平日里说话的样子颇不相同!所以会显得不是那般正常。
武氏被紫烟和另一个婢女搀着,一路咳着赶到了书房,直冻得整个身子都发颤。
眼下是衣裳湿哒哒地贴在身上,发髻也凌乱了,脸上的妆容也花了,她狼狈得只想赶紧回了锦绣轩,因为羞于见人。可是胤禛叫她过来,她又不得不过来。
胤禛看了她的模样,眉头皱得更加深了一些:“好好地怎得就掉进池子里了?怎得这般不小心。”
武氏本也是万分委屈,这会子听到胤禛跟她讲话,语中还隐隐透着一丝关怀,她心里一动容,抬眼便直直地对上了那双清冷的眸子。他俊逸的容颜就那样深深地烙进了她的心里,那双清冷的眸子也似有了万分魔力,将她牢牢吸住,竟是半分也移不开眼来。
只是,他接下来说的那番话,硬是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哀凉。
他的眸色依旧淡淡的,脸上一丝柔情也没有:“让你将府里的规矩背熟了给福晋听,你可是背好了?我说过,等你都记牢了再来见我,你却还有工夫到处瞎转悠,看来你也是不急着见我的。过几日办寿筵你也不必参与了,便只在你屋子里好好背着吧。”
他说完便挥了挥手,让良辰遣人将武氏送回锦绣轩。
武氏好不容易见着了胤禛,而且看他长得如此俊朗儒雅,心里本是欢喜得很。可看到他突然这样冷淡,只道是灵犀的事情让他惦念至今,便狠狠地瞪了妍华一眼,这才咬着唇慢慢退了出去。
妍华被她眼里的恨意唬得懵了一会儿,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她抬眼时,冷不丁碰上胤禛那双探究的眸子,心里一时间百般滋味,只觉着嫁了他,真是总也得不了安宁。她刚要讪讪地转过身,回去继续写字,却被他长手一捞抱住了腰……
第七十三章 九子
( 妍华被胤禛抱住腰后,不由自主便贴到了他胸口。
她抬起头来,不解他为何突然如此亲昵,却只见胤禛只是勾着唇角微微一笑:“婵婵,你的生辰也快到了,可想好想要什么了?”
妍华赧然一笑,微微垂下了眸子。她早就想好了,她不要别的,只要胤禛时常去万福阁转转便好,这样便能多制造些机会让耿氏与他亲近了。
“别的不要,只望你以后常去万福阁转转便好。”
胤禛看到她的娇羞模样,捏着她的下巴便将她的小脸抬了起来:“这算作什么礼?我应了,允你再提一个便是。”
“那……我还没想好,容我想想,以后再跟你要可好?”
他抿着嘴轻笑了一声:“可以,不过不可以拖太久哦。”
妍华心里一动,笑眯眯地揽住了他的腰身,将脸贴上了那堵结实的胸墙……
这一次因着是胤禛的生辰,所以福晋很早便开始差人准备,等到了那一日,府里张灯结彩的好不热闹。
胤禛天气好,福晋便安排了一帮戏班子,在大殿前的小花园中搭了个戏台子。胤禛因着白日里有朝廷之事要忙,下完朝后又带了弘昀进宫见皇上和德妃娘娘,一时间回来得晚了些,福晋便让戏台子先唱了一出戏与众位格格听了。
耿氏一直不见踪影,妍华知道她定是在准备着歌舞要跳给胤禛看,所以也没去扰她。
今日因为太子和其他几位皇子都要来参加四贝勒的寿筵,所以府里布置得比以往都要气派很多。妍华本是没有见过这样大的排场,只见一样便新奇一样,倒也是新鲜。只是她也知收敛,并没有将心里的惊叹给表现出来。
约莫申时一刻的时候,胤禛带着弘昀回了府,看到侧福晋的时候,微微褒奖了一句:“弘昀的书读得尚可,以后再努力一番便是,皇阿玛今儿倒是赞了他一句,只是切记不可骄傲,更需多加努力才是。”
侧福晋听了,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只掩着嘴直乐:“贝勒爷,贫妾知道了,昀儿平日里颇为用功,贫妾自会让先生多加教导。”
福晋将戏台子安置在了小花园中,只待众人现在小花园里的一个大亭子中听听戏曲喝些小茶,待晚膳准备妥当后,便移步进大殿用晚膳。
十三阿哥是最先到的,他身后跟了两个仆人,手里捧着高高的一摞礼盒,里面也不知装了些什么:“嫂子,这些东西放哪儿?”他指了指那两个仆人怀里抱着的东西,看到福晋后便吆喝了一声。
“十三叔来得可真早,贝勒爷刚回来一会儿。现在这处喝点茶儿吧,我这就差人去催催他。”福晋微微笑着差人将那两摞礼盒接了过去,示意他们先送去雍华殿放着。
“嗳,等等。”十三见那几个婢女要将他带来的东西全都抱走,忙叫停了她们,将其中一个盒子给拿了下来,“这两个我得另外送,小嫂子呢?”
福晋微微错愕了一下,旋即想到今儿个也是妍华的生辰,便了然地笑了下,抬手指着不远处的戏台子:“她在那边儿听戏呢。”
十三点了点图,便亲自捧着那一个礼盒走了过去。
侧福晋李氏、宋格格、武格格、耿格格以及妍华几人都坐在台子前听戏,胤禛回来前这出戏便在唱了,眼下即将收尾,胤禛刚好又要回寝殿换身吉服,皇子们过来也还需要好一会儿,所以便默许了她们先将这出戏听完。
“各位嫂子好兴致啊,在听什么戏呢?”
“十三叔来了啊。”侧福晋和宋格格因为在府中待了多年,起身与十三打了招呼后便双双招呼他坐下,十三寒暄完后却径直走去了妍华身边。
“小嫂子,今儿是你生辰,我写了一幅字算作贺礼了,你可不要嫌弃。”十三说着便将手中的那个礼盒递了过去,站在妍华身边的盈袖忙接了过去。
“多谢十三阿哥惦记。”妍华听戏正听得出神儿,听到十三跑来说送礼,颇受宠若惊。
“哟!十三叔可真是雅兴,皇阿玛都夸过你写得一手好字的,今儿个定要让我们看看你写的字呢!”侧福晋见十三阿哥送字与妍华,却也不敢刻薄了说话,毕竟对象是十三皇子,不是她随意说得的。
妍华听罢,看向了十三,见他微微颔首,便打开了那个盒子。
那幅字已经用卷轴子卷好,妍华松开绑在外面的红绸线,示意盈袖跟灵犀将卷轴拉伸开来。
上面是一首苏轼的词,词牌名唤作定风波。
妍华看了一眼那首词,心里一暖,欢喜地冲着十三再次道了声谢:“多谢十三阿哥!”
是她最喜欢的那首词,她看了一眼众人便缓缓吟了出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她记得她醉酒的那个晚上,似是吟过前面两句,心想十三阿哥果真是个细心人,居然能记着,还题了这首词来赠与她。
妍华细细看着那遒劲中带着俊雅的字体,心里是满满的赞叹≈如其人,十三的字也如他一般潇洒飞扬,起落自如,粗劲处犹如飞龙般矫健,细腻处仿若浮云般飘柔。词的旁边还随手画了几支竹子,洒脱随意,颇是好看。
“十三弟,你倒是来得早。”这时换好衣服的胤禛走了过来,看到众人围着一幅字在看,便也凑上前去看了看。
“贝勒爷,快看看十三叔赠与妹妹的这幅字,写得可真是好看!”宋格格见胤禛来了,眉眼弯弯地便靠近了他几步,在旁边轻声柔语地说道。
胤禛看着那副字帖,默默地将上面那首词读了一遍,赞许地点了点头:“这首词,倒是颇衬十三弟的性子。婵婵,你既收了这幅字,便要学学这词里的豁然胸襟。”
妍华无奈地偷偷撇了下嘴,轻轻嘀咕了一声:“又在说教,怎得总是拿我当小孩子一般教。”可是她也不敢大声,只嘀咕了给自己听听,她再抬眼看去时,胤禛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她忙心虚地闪开了眸子。
已经入冬,天色暗得早,福晋吩咐了将灯笼给点燃。妍华看着一路引向此处的灯笼,觉着漂亮极了,心里只当这一切都是为她准备的,倒是自得其乐。
“四嫂这是费了不少心思呀!看这府里给布置得,真是太漂亮了!”
一众衣着华丽的人跟着灯笼的指引走了过来。妍华只看到走在正中间的是一个面色温润,眉宇间透着儒雅的人。灵犀告诉她,那人便是八阿哥,方才说话之人便是跟在他身后的十阿哥。
亭子四周都挡了高高的屏风,亭子里还生了炭火,所以亭子里并不冷。胤禛见人到得差不多了,便让他们先到亭子里喝点儿小茶:“太子说今日会来,大家便先点两出戏,边看边等吧。”
大家正边聊着天儿便看着戏的时候,大阿哥,三阿哥,五阿哥和七阿哥也都陆续带着贺礼赶了过来。
一时间,众多皇 ...
(子都齐聚在四贝勒府邸。妍华偷偷扫了一圈言笑晏晏的众位皇子,个个气度不凡。尤其是八阿哥,九阿哥,十三,十四和她的胤禛,或儒雅或才气,相对其他皇子而言,气度更是出众些,她又细细看了一下这几位皇子,她只觉着胤禛和十三阿哥看着更和善些。
和善,如今在她眼中,胤禛的清冷模样也是和善得很了。
突然有一道高深莫测的目光射了过来,妍华察觉到有人在看她时,下意识地便循着感觉去看。只见九阿哥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眸子里有收敛不住的锐气,妍华心里一惊,忙弯着嘴角点头以作招呼,而后便匆匆低下了头,不敢再多看。
“太子哥哥怎得还不来?等得我都饿了!”这时候,十阿哥的肚子突然就“咕噜噜”地叫了一声,他不满地捂着肚子嚷嚷了起来。
众位皇子听到他肚子叫的声音,哄然大笑:“十弟总是这般真性情啊!”
“那便都进去候着吧,十弟既是饿了,便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胤禛微微弯起嘴角,摆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胤禛招呼着众人进大殿,他自己则垫后走在了后面。
就在他准备跟着进去的时候,魏长安匆匆赶了过来:“贝勒爷,奴才有要事禀报!”
胤禛看到他行色匆匆的样子,只淡淡地皱起了眉头:“何事?”
魏长安看了看左右,胤禛见状,便知道是不可轻易言与他人知道的事情,便疾行两步拉住刚进去的十三:“十三弟,我有事要先离开一会儿,你且帮我招呼着他们,若有什么需要,便跟你四嫂说一声儿。”
“好!四哥且去吧!”十三也没多问,只点着头应了,待看到魏长安跟着胤禛走远时,他也只是拧了拧眉,旋即挑了下眉头,甩了脑中的疑问,转身走了进去,“十哥!你可不要忙着吃,我们先来拼一拼酒量如何?”
第七十四章 狼狈
( 胤禛一路沉默着往书房的方向走去,待到了一个僻静处后便停下了步子。
魏长安一直紧紧跟在身后,此刻别无他人后,见胤禛停在前面转身望着他,这才清晰地禀道:“方才李公公来了,身上是寻常百姓装扮,而且手里还拿了太子爷的信物,来府里讨要银票。”
李公公是随侍太子胤礽的李福,平日里一般太子在的地方李福都会在附近。
“嗯?银票?作何用?他拿的是何信物?”
“他拿的是太子爷常戴的那只翡翠扳指,李公公只说太子爷眼下急需银票,让尽快拿了与他。”
“多少?”
“一万两。”魏长安回得简洁,此事他做不了主,只好急急地来禀了胤禛让他做主。
“你可瞧清了?确实是太子的扳指?”胤禛的眉头拧得紧,眼里满是清冷冷的无奈。
“奴才确定!”魏长安点了点头,他的眼力好,太子的翡翠扳指他看过一眼便能记住了。那是上等的翡翠扳指,绿得通透,不是一般人能戴得起的。
胤禛轻叹了一口气:“你赶紧去账房领一张银票拿给他,到时便以护送的名义跟着,看他是将银票送去哪里。若他不让跟,便偷偷跟着,我要知道他这样急着要银票是做何用!”
“喳!”魏长安应了一声后,很快便退了下去,身影越来越远,最后淹没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胤禛回到大殿时,众位阿哥已经喝开了。
十三看到他回去,不由分说就递给他一杯酒:“今儿的寿星翁终于来了,刚刚还跟十哥打赌呢,四哥你可一定要给我面子,你若是不喝我便是输了。”
十阿哥眼巴巴地瞅着这边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微微张着嘴巴,眼睛瞪得滴溜圆,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胤禛的动作。
胤禛无奈地看了十三一眼,余光瞟到十阿哥的紧张模样,嘴边噙了笑仰头便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咳咳咳……十三弟,这酒里……”胤禛喝完后便突然狼狈地猛咳了几声,讶异地瞪着忍笑忍到面上直抽筋的十三,这才知道自己被他骗了。
众位阿哥又是哄堂大笑,其中十阿哥笑得最甚。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捂着肚子渐渐汀了笑势:“十三弟,我算服了你了。我输了我输了,我自罚三杯,哈哈!”
原来,方才十阿哥吃了东西垫了肚子后,只觉着光那样拼酒实在没什么意思,便嚷嚷着叫府里的人找来一小瓶花椒水。他将那一瓶花椒水直接倒进了酒壶,跟着酒水晃荡开来。
“十三弟,这样如何,咱们猜拳,谁输了,谁便喝一杯这花椒酒怎样?敢不敢?”
十三挑着眉,便跟他划开了拳,划了两次,都是十阿哥输了。眼见这第三次,十阿哥终于赢了,十三却眼尖,看到胤禛正往大殿走回来,于是十三便神秘兮兮地跟十阿哥打了商量:“十哥,若是我能让四哥将这杯花椒酒喝下,我便不用喝了,怎么样?”
那十阿哥一听这话立马来了兴趣:“成!你若是能让他喝了这杯花椒酒,非但你不用喝,我还自罚三杯如何?若是四哥不肯喝,嘿嘿……你就得罚三杯!”
于是便出现了刚才那一幕,胤禛只当十三给他的是正常酒水,哪知道里面是对了花椒水的。那样猛地灌进肚子里,他只觉得喉咙口又麻又辣,一下子便给呛得猛咳了还一会儿。
“老十三,你这可是糊弄了四哥的,若是直接跟他说了这是十弟发明的花椒酒,他定是断然不会喝的,哈哈!”大阿哥见着好玩,他倒是很少看到胤禛这般狼狈,也跟着乐了起来。
“大哥,这怎么能算糊弄呢?我方才跟四哥说的话,可是句句属实啊!哈哈哈哈……”十三乐得手舞足蹈,他手里提着一壶酒,他想也没想,倒了一杯便仰头灌下。
“咳咳咳……”他一时间得意忘形,竟然忘了他手里拿壶酒便是那壶花椒酒,猛地灌了下去,便也跟胤禛方才一样,呛得猛咳起来。
“哈哈哈……十三弟,看你!哈哈!”十阿哥见十三竟是自己无意识地喝了一杯花椒酒,乐得捶着面前的桌子狂笑起来。
旁边的八阿哥九阿哥和十四阿哥也乐得直不起腰来,全都笑趴下了。
胤禛见十三糊弄了自己后,立马自己也吃了瘪,脸上也乐开了花儿。他眼角的余光瞥到坐在角落的妍华也掩着嘴在笑,便在她视线触及他的眼时,故意冷着眸子瞪了她一眼。
妍华被他这般一瞪,蓦地就楞了下,不满地轻轻嘀咕了一句:“哼!又凶我,又不是我不提醒你,是你喝得太快了不是!”她嘀咕完又继续掩着嘴笑起来,还故意不去看胤禛的脸色和眼神。
“哎!只怪我太不小心!十哥!你方才输了,可是说了要自罚三杯的,来来来,我给你满上!”十三咳完之后,提着那壶花椒酒便去给十阿哥倒了一杯。
“十三弟!我方才只说自罚三杯,我可没有说是要罚这个花椒酒啊!”十阿哥正色道,说着便换了杯子倒了正常的酒水仰头灌了一杯,喝完后还得意地冲他做了个鬼脸,“还差两杯!”
“嗳?不行不行!十哥你怎得耍赖?你就是说要喝这花椒酒的,刚才那一杯不算!”
“对啊,那可不算,老十你可得说话算数啊!”这时候其他阿哥也纷纷附和,一致站在十三那一边儿。
“八哥!怎得你也不帮我!这样吧,八哥帮我喝一杯,九哥喝一杯,十四弟再一杯,嘿,这样我便不用喝三杯了花椒酒了,可好?”十阿哥灵机一动,与十三打着商量。
十三自是答应,只点着头道:“十哥你若是能搞定他们三个,这酒你自是不用再罚了!”
十阿哥一听这话,便一会儿往左边跑一会儿往右边跑的,劝说他们帮自己喝下那花椒酒,一时间大殿里面热闹非凡,欢声笑语不断。
“什么事情这般热闹啊?”这个时候一个身着便服的男子从大殿门口走了进来。
胤禛看到来人后,点了点头,从坐席上站了起来:“太子你可总算来了,众人都等着你开席呢!”
“就是!太子哥哥,我可是等得肚子都咕咕叫了!”十阿哥忙点头附和。
“呵呵……是我的错,大家快就席吧!”太子示意身后跟着的李公公将手里捧着的一方盒子递给了胤禛,“四弟,我知你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前几日意外得了这样一件宝贝,今儿个我就带来送你了。”
那是一个十分精致的鼻烟壶,壶身上的图案,竟然是从内里勾勒出的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图。那飞流直下的瀑布下,有一方大石,石上一颗松树,树下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女子的一颦一笑竟然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着实叫人称奇!
众人看后,无不夸赞,胤禛更是爱不释手,连连道谢。
待众人都入了席后,福晋便差人开始上菜。
十阿哥方才为了垫饥已经吃了些东西,加上又连着喝了不少酒水,所以便不像平日里那样闷头大吃。这会子他才吃了一点便着急 ...
(着慌地跑了出去,跑出去之前只嚷嚷了一句:“我尿急!”
八阿哥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十弟,总是这般有趣。”
待十阿哥回来时,他脸上的神色红一阵白一阵的,一看到胤禛便神神秘秘地凑上近前:“四哥,我刚看到仙女了,你府上有仙女!”
“十哥,你莫不是喝醉了吧,眼花了?这是几?”十三阿哥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
“当我识不得数还是什么,那是二!真的,我方才真的看到仙女儿了!”十阿哥恼恨地瞪了十三一眼,复又十分正经地看向了胤禛。
这时候,惜云走到福晋旁边,悄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福晋微微愣了一下,便笑着说道:“十叔,你看到的定是府里的宋格格了。贝勒爷今儿生辰,她特意练了支舞来助兴呢!”
“哦?四弟府里还有这等仙女一般的妙人儿吗?我们可都等着看呢。”太子听了四福晋的话后,一下子来了兴趣。
福晋看了一眼胤禛,见他微微颔首,便跟惜云说道:“且让她进来吧!”
惜云笑得开心,忙悄没声儿地移步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身着舞衣的宋氏便踩着莲花步,移着窈窕婀娜的身姿缓缓地走了进来。
她向众人施了礼后,便幽幽地转眼看向了侧福晋李氏:“姐姐,你的琴向来谈得好,今儿可能帮妹妹我奏上一曲?”
侧福晋李氏向来看不惯宋格格的妩媚,心里一直与她不对付,突然间被她邀了奏上一曲,还是作为陪衬帮她奏乐,先前还笑意融融的脸色登时就僵住了。可鉴于众多皇子在场,胤禛也默许地看向了她,她也不好发作,只干干地笑了两声:“自是可以,不知妹妹想要跳哪支曲子?”
“姐姐便来一曲潇湘水云吧。”宋氏挑着眸子,水光流转,盈盈一笑,拿水袖半遮了面容只露出一双妩媚的眸子,袅袅娜娜地望向了胤禛。
侧福晋瞥到她的神情后,心里一恼,抬手接过古琴后,双手重重地按在了琴弦上。她直觉指上突然蓦地一疼,倒抽了一口气,抬手看时,一道殷红的血丝从指腹上渗了出来……
第七十五章 惊艳
( “怎得这般不小心!贝勒爷,妾身这手伤了,眼下怕是弹不了。”侧福晋拧着细眉看了看渗血的指腹,责怨了自己一句,便行着礼请辞退下去处理一下伤口。
胤禛点了点头,福晋一见这情形,转眸看向胤禛:“耿格格的琴艺也是极好的,便让她来奏乐吧。”
胤禛点了点头,耿氏见状也不推辞,只缓缓走向古琴处,施施然坐了下去。
她随手拨动琴弦试了下音,温温柔柔地冲着宋氏点了点头,便弹奏开来。悦耳的乐音从她指尖流出,先前还喧闹的大殿立时变得安静了。众位皇子都静静地听着那美妙的琴音,眉眼间俱是享受赞赏之态。
胤禛越过众人,眼含笑意地盯着耿氏看了几眼。耿氏恰好抬眼看到他投过来的眼神,弯着嘴角笑了起来,眉眼染上笑意之时,她眼下的泪痣将她的温婉衬上了几分妩媚。
这时,宋氏甩着长长的水袖踩着小步子急速地登场了。她今日穿的舞衣,上半身是缀着粉嫩桃花的玫瑰红,下半身则是透着淡雅的青绿,腰间束着镶嵌了小碎花的粉色腰带,跟着长长的裙摆一起垂曳在地。
鲜明的色彩相冲撞,非但没有让她显得俗气,反而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勾勒得愈加妖娆了。
再看她的云鬓之上,只轻轻坠了些粉色的珠子,发髻上插了一枚有流苏的单钗。她的双眉之间画了一朵鲜红的小花,脸上只上了些淡淡的妆容,可是唇上却红得明朗,将她姿色平平的脸映照得无比明艳。
她婀娜多姿的身段随着音律忽缓忽急地舞动着,灵活得如同水蛇一般,却又较之柔美万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忽而用水袖遮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妩媚的眼睛柔情万转地与胤禛传情,忽而又俏眉一扬,急速地旋转起身子来。
耿氏只在一旁静静地弹奏着这首《潇湘水云》,只偶尔抬头看一看那个妖娆的身姿。她心中是有些失落的,因为她今儿也准备了一段舞要跳,如今却是被宋氏抢了先,既然如此,那么她也不准备再跳了≥然是因为她的舞姿不似宋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9.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1.8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