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雍正熹妃传-第105部分

空荡荡的,唯独旁边的小宫女手里碰了个盒子,是从皇后宫里带出来的几根野山参。
妍华点了下头,等着芍药答话。
芍药这才继续道:“奴婢听说宋常在如今不练舞了,又开始频繁地往齐妃宫里头跑了。听说前两日宋常在养的昙花开了,好几位娘娘都瞧过了。”
“好几位娘娘?总共才几个娘娘呀。”妍华冷笑了一声,眉头突然轻轻蹙了一下,“她哪里来的昙花?”
宫里头养昙花的少,因为昙花虽然很好养活,可开花却不是那么容易。皇太后生前便在永和宫养了几株昙花,只有两株开过花。这个宋常在,进宫才几个月?居然就养出了开花的昙花?
“娘娘,奴才听说,宋常在是花了不少银子,让人从宫外头买回来的。”钱贵闻言,插了句嘴。
“齐妃娘娘,贵妃娘娘,还有……武贵人和裕嫔娘娘都去看过,只有,娘娘您和皇后娘娘没有去过。”芍药接着钱贵的话,回了一声。
“裕嫔也去过了?”妍华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因为裕嫔未曾跟她提过此事,想来只是好奇,才会过去看的吧。
快到翊坤宫门口的时候,妍华又突然想起了一事,回身问钱贵:“这里离咸福宫是不是不太远?”
“娘娘,穿过那条道再往左拐个弯就是咸福宫了。咸福宫可去不得,那里住着太……前太子呢。”钱贵朝左边努了努嘴,用下巴指着翊坤宫左边的那条道回了话。
“嗯,我就是问问。”妍华若有所思地看了那边一眼,忽而缓缓弯起了嘴角,计上心头来:宋婉儿,你最好莫要耍花招,如若不然,我定会叫你再也掀不起浪来。
“熹妃娘娘吉祥。”待到了翊坤宫门口,宫女忙将她迎了进去。正巧宋常在就在里头,正在跟贵妃说说笑笑的不知聊着什么,二人看到熹妃过来,都渐渐住了口。
“贵妃身子好些了没有?之前事情多,一直不得空过来看看贵妃呢。”
“蝉儿来了,看你热成了这样,快进来凉一凉。”年静怡看到妍华后,恬淡地笑了笑,起身往外迎了迎。她这些日子以来,已经听了不少熹妃曾经表里不一的事迹,眼下再看到她,总觉得熹妃的笑容里透着伪善。
妍华见宋常在也在,想与贵妃说的话便只得暂时收了回去。
“我听闻宋常在屋里头的昙花开了?一定像宋常在一样,很美。”妍华浅浅一笑,看了宋婉儿一眼,可她这一番言不由衷的话,却让年静怡愈加觉得她伪善了。
“熹妃娘娘谬赞了,娘娘若是感兴趣,待日头下去了,可去钟粹宫看 ...
(一看。这昙花娇气得很,受了一丁点儿光就不肯开花了,如若不然,嫔妾定是要送去景仁宫给熹妃娘娘赏一赏的。”宋常在的一颦一笑还是如往常一般透着妖娆,只是毕竟年岁已长,眼梢的皱纹一笑便刻画得颇为明显了。她已经年逾四十,不服老也不行,所以她也不再逼迫自己去练舞了,左右练得再好皇上也未必肯瞧上一眼。
芍药闻言冷冷地抬眼瞧了宋常在一下,觉着她这话说得委实虚伪。芍药可是听闻,宋常在前儿夜里还亲自差人将花搬到翊坤宫里头来给贵妃观赏的呢。只怕给齐妃娘娘观赏,也是搬到承乾宫里头去的吧。
妍华知道她不过是在人前做做样子,便同养客套了一声:“宋常在太客气了,我若是想看,定会去钟粹宫里头看的,哪里用得着常在亲自送去景仁宫。不过昙花又名月下美人,在太阳下头不开花,但是在月亮下头却是会开花的,倒不是见不得一丁点儿光呢。”
“啊,原来如此,还是熹妃娘娘懂得多,嫔妾受教了。”宋常在皮笑肉不笑地弯起了嘴角。
年静怡听着无趣,让人端了一碗绿豆汤与妍华解暑后,又让人端来冰镇过的西瓜和荔枝,招待她好好尝尝。
“贵妃身子才渐好,这些冰的东西还是当少吃一些,不然寒气入体伤了根本就不好了。”妍华本能地提醒了一声。
年静怡闻言愣怔了下,过了一会儿才轻笑着露出一抹真诚的感激:“蝉儿说得是,我本身也很少吃这些东西,也只有热过头了才会尝一尝。”
妍华与她们闲话了许久,都不见宋常在有要走的意思,也耐不住性子继续待下去,便又离了翊坤宫往养心殿走去。哎,想与贵妃说的话,如今又没有寻到机会说,她慨叹了一口气,被这燥热的天气闹得生了些许烦躁。
第四百四十六章 出宫 心若言
( 养心殿中,胤禛正在小憩,自从为皇太后服丧期间病了一场后,他每日都会抽出写工夫小憩片刻。
妍华过去时,他正撑在龙案上打盹儿,头一点一点地如同捣蒜一般。
苏培盛看到熹妃来了,作势要向她行礼,妍华伸出食指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后,他便会意地点了点头,只无声地打了个千儿。
妍华悄然走上前去,站在龙案旁静静地瞧了胤禛一会儿,毫不掩饰的心疼之色从她眼中流露出来。
这个人呐,也不知操劳成这样是为了什么?明明是万人之上,却还要将自己活得这么累,睡觉都不肯让自己多睡一会儿。她上一次看到他撑在龙案上睡着的时候,还无奈地说过他几句,可他说大白日里躺在床榻上容易睡太久,他只消养会儿神就可。
胤禛睁开眼的时候,视线正好对上妍华那两束又心疼又满是爱怜的眼神,他懵了片刻后,缓缓弯起嘴角笑了:“婵婵来了啊,候了多久了?怎得也不叫醒我。”
“咳咳~”苏培盛在旁清咳了两声,提醒皇帝注意用语,莫要我来我去的,天子威严还是注意着些为好。
胤禛斜睨了他一眼,没有理会。本是极其慵懒的一眼,可苏培盛却觉着那一眼含了丝不怒自威的生气,是不是怪他搅了当前的柔情蜜意?他暗自思索了会儿,觉着下一次皇上在熹妃面前若是又不注意用语,他便当做没有听到便是。
“刚来一会儿,皇上又撑在这里休息了,这样怎得舒服呢。”她说着又嗔怪了他一眼,上前给他揉肩捏背。
他极为享受地闭了会儿眸子,满意地轻吟了一声:“婵婵每日都来给我揉揉肩,我便不觉着累了。”
“皇上一句话,臣妾哪敢不从。皇上若是喜欢,臣妾以后多来便是。”
“哼哼~”胤禛轻笑,抬手覆在了肩上的那只柔荑上。此情此景有些熟悉,久远的记忆浮上心头,他突然记起来,曾经在雍亲王府的书房中,她也曾如此给自己捏肩,而他……
他依着记忆,微微侧过身子,只握着那只柔滑的小手轻轻一拉,便将妍华给拉进了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已经许久没有如此抱过她了,她的眉目依旧,唇红齿白的模样还是如二十出头的女子一般,只是眼里已经多了几分经由岁月而沉淀下来的成熟与淡定。
她的脸颊上微微泛起一抹红晕,想挣脱他的禁锢站起身来。可他却故意收紧了臂膀,不允她下去:“皇上,此举不宜。”
这里是他平日里办公批折子的地方,若是哪个大臣进来,岂不是要将这一幕看了去,大大不妥啊。
他也没有理会她的抗议,只伸手在她咯吱窝下挠了一把,痒得她连连求饶,也不再挣扎了。
“还说不敢不从,我方才明明说让你每日都来给我揉肩,你倒好,在你嘴里过了一遍,倒是成了多来便可。还有啊,朕不是让你每日都送小札过来,怎得隔三差五才送一张过来?朕倒是不知,你变得这般繁忙了?每日连写一张小札的工夫都抽不出来吗?”
“如今天热,这里离景仁宫又颇有些脚程,臣妾……”
“这是什么理由?朕又没有让你每日都要亲自送过来,差人送一趟就是。”他说到小札的时候,故意用了朕这个自称,话里的意味不言而喻:小札是皇上命你写的,皇命不可违,你以后要乖乖遵旨才是。
“皇上,这是夫妻之间的事情,皇上可不得如此逼着臣妾去写。”她近来是犯了懒病,自从在潜邸与他闹过矛盾后,小札便时写时不写了。入宫后,断断续续地生着大事,她的小札说断便断了。可方才看到他的模样后,她眼下便暗暗下了决心,日后要把小札补起来,多写点让他觉着轻松温暖的言语,好让他在看小札的时候放松放松。
胤禛看她瘫软在自己怀里,便一阵心动。也怪了,这么多年下来,他对她的一颦一笑竟是还瞧不厌,怪哉怪哉。
不过他倒是忘了想想,他后宫里统共也没几个人,相较于其他人而言,婵婵最得他的心罢了。而他如今虽然做了皇帝,却无暇沉迷在温柔乡中,所以心里的柔情也是懒得转移吧。再则,他当了皇帝后,与妍华反倒聚少离多了,皇宫比雍亲王府大很多,他们也不是每日都能见面,她更不会常常侍寝,是以,如今每次见面虽然没有新鲜感,却会生出些许暖意。
他抬头瞧了瞧外面,艳阳高照,有些刺目:“婵婵,陪我去圆明园中小住几日吧。”
自从入住紫禁城后,他就忙得脱不开身来。每日最多的便是批折子,议国事,批折子,议国事……时不时再来一点儿叫他气愤的消息,一会儿老九对他不敬了,一会儿老十说胡话了。真是累啊。
他即便偷得浮生半日闲,也不会出什么大岔子吧?他看了看龙案上的奏折,紧急的事务他已经批阅地差不多了,剩下的便搬去圆明园再批就是。
妍华自是不会反对,只道要回去收拾一下,待准备好了再带着东西过来。
可胤禛突然兴起的念头却是愈来愈浓:“让她们收拾了给苏培盛便是。”他说罢便真的让苏培盛去备车准备出宫了。
妍华见他不是在说笑,刚想再打个商量,可眸子转了下后又改了主意,欣然点头:“好。”
他累了这么久,如今好不容易愿意歇一歇了,她自是应该极力配合。她可不想看着他将身子累垮。
二人说走便走,苏培盛倒是意外,却差遣好了人将他交代的事情给办好。他看外头炎热,知道劝不住二人晚点再出,便只好又让人在马车里多备点冰块,又备了不少瓜果点心。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胤禛与妍华也已经到了神武门,上了宽大舒适的马车后,胤禛便突然长舒了一口气,将身子依在她身上惬意地喃了一声:“真舒服。”
妍华也说不上心头的那抹苦涩从哪里冒出来的,只伸手将他揽在怀里,像母亲护着孩子一般,轻轻拍着他的脊背:“皇上睡一会儿吧,到了圆明园臣妾便唤皇上起来。”
“方才已经眯瞪过了,此时倒是睡不着。婵婵,不若我们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他躺在她怀里,睁开迷离的眸子,突然挑起了眉头。这模样与平日里的他判若两人,倒像是平日里逗弄她时的模样。
马车里能做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她突然想起曾经与他在马车里做过的荒唐事,脸上禁不住烧了起来。他不会是说那档子事吧?怎么做了皇上还是这般不正经。不是不是,他一定不是在说那档子事。可除了那档子事,还有什么事情有意思……
呼,她这是怎么了,怎得脑子里尽想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情?定然不是那档子事,他都快到半百的年纪了,哪里还有那么旺盛的精力?半百?半百!他竟然快到半百的年纪了。
她忙定睛瞧了瞧他的脸,这才觉他的鬓角竟然隐隐生出几根华。
胤禛瞧她脸上忽明忽暗的神色煞是有趣,禁不住低笑出声,坐直了身子后,又反过来将她揽进了怀里:“脑瓜里在想什么呢?我听人说,女人生了孩子会变 ...
(傻,你莫不是生了弘历和笑笑后,脑子就不大管用了吧?”
“唔,好似真的变傻了。臣妾猜不到皇上说的有意思之事是什么,还请皇上明示。”她的眼睛有些酸涩,是被他鬓角的花白给扎了眼。她明明记得他继位之前还没有白的,这才做了几个月的皇帝啊,竟是连白头都熬出来了。
他闷笑了两声,指了指案几上的棋盘:“下棋。谁输了便喂另一人吃水果,如何?”
她吐了一口气,无奈地撇了下嘴:“皇上多大的人儿了,还做这样的打赌。臣妾不及皇上厉害,定是稳输不赢呐!”
她瞧了瞧果盘里的水晶晶的葡萄还有鲜嫩欲滴剥了壳的荔枝,以及鲜红的泛着汁水的西瓜……禁不住偷偷咽了下口水,唔,当真可口得紧,瞧着都渴了。照着皇上方才说的规矩,她这一路是吃不到了,可惜啊。
胤禛将她细微的咽口水的动作瞧在眼里,却只是抿嘴轻笑了下,并未拿此打趣。
妍华与他下了几盘后,才知道他所说的有趣是何样的有趣。她输了,便用嘴含着水果喂进他嘴里,然后二人一人一半一起吃;他让了她一局,故而他咬着水果送到她嘴边喂她,二人又是一人一半将之吃了个干净。每每吃完,他还要将她嘴边的果汁给舔干净。
当真是有意思!是拿她骤然加的心跳当意思是吗?!这么大人了,怎得还这般不正经!
她想起刚入府时的那段日子里,他也爱如此与她分食。那时候的她还稚嫩得很,每次都被他闹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滴半斤血出来。
不过,你一口,我一口,一起吃到地老天荒。如此,甚好。
她心里泛起丝丝甜意,伸出小舌头在他嘴角舔了舔,然后便与他深深地吻到了一起。
她突然感觉,这一次去圆明园小住,委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第四百四十七章 垂钓 心若言
( 本来圆明园正在扩建,因为皇太后突然薨逝,此间便停工了。
妍华曾经住过的屋子都没有动过,此次再重新踏足这里,心境和感觉都不一样了。她还记得她就是在这间屋子里被告知自己成了熹妃,也是在这间屋子里生下弘历和笑笑的,如是一想,她与圆明园的缘分倒是不浅。
因为一路上做那“有意思”的事情,抵达圆明园的时候,妍华的肚子已是被喂了个半饱,嘴巴也被啃了个半肿,以至于下了马车后,她便一直都用帕子虚掩住了嘴巴。
因为胤禛想着这半日要偷闲,所以到了园子里头后,便带着妍华去湖边的水榭里纳凉去了。紧要的折子他都已经批阅完,眼下倒是真的不想再去碰了。
水榭的亭子里早已摆了瓜果点心,清爽爽地散出果香,瓜果旁边还放了一壶酒,酒香自壶口溢出,淡淡的,闻了便让人有微醺之感。
待走近时,妍华才看到亭柱后面还有人,细细一瞧,斯人周身含烟般朦胧,眉眼俊俏,明明着了一身宫女的暗紫色宫袍,可她白皙的肌肤与红润的唇瓣,却怎么看怎么诱人,犹如画中走出来的小仙女。
那一身并不好看的宫袍,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
胤禛桥妍华走近,她忙优雅地行了礼。虽然是个宫女,可她举手投足间皆是仪态万方,透着江南水乡女子特有的温柔。
这是什么情况?园子里怎么会有这么标志的宫女?上个月内务府选宫女了,对此妍华倒是有所耳闻,因为她宫里头也新分去了两个小宫女。可像眼前这样标志的宫女,她倒是头一次看到。这该不会是宫里头哪个多管闲事的敬事房太监,看到胤禛不选秀女充盈后宫,便合着内务府的人,挑了几个漂亮的宫女在皇上面前晃荡吧。啧啧,这样可以不好,回头回宫了,她倒是要逮个人问问清楚。
不过,饶是她这一会儿心思转了千百回,胤禛却并未多瞧旁边的宫女一眼。妍华这才松了一口气,将掩嘴的帕子收了起来。此处人少,她也就不再遮眼着嘴巴了。待看到凉亭的栏杆上架着钓竿,这才奇道:“皇上要垂钓?”
胤禛睨了钓竿一眼:“许是苏培盛让人准备的,钓钓也无妨。若是钓到鱼儿,婵婵可要煲个鱼汤我喝喝?”
妍华回头瞧了一眼,芍药在旁边站着,灵犀没来,不由得有些失望。她万福阁里,灵犀的厨艺最好,莫说煲鱼汤,就是让她用鱼做个几十道菜出来,她也能不带重样儿地整出一桌子来。
“臣妾的手艺恐怕……皇上若是不嫌弃,臣妾自是愿意煲。不过,”她突然娇俏地睨了胤禛一眼,含笑道,“皇上先钓到鱼再说。若是钓不到,皇上可得答应臣妾一件事。”
“你这可算是强盗行径?钓到鱼了只让你煲个汤,你自己也能喝,钓不到我喝不到鱼汤,还要允你一件事,这买卖,怎么看都是我吃亏嘛!”胤禛呵呵笑着,眼角生出些许褶子来,随着笑容上下摆动着,很是生动。
这样的他,多了不少人情味儿。她就说了,他笑起来很好看,即便此时已经老了,也还是那么惹人心神荡漾。嗯,也许别人不心动,她反正还是会为他的笑心动。
她轻轻一笑,含着柔情揽住了他一条胳膊:“皇上是天子,让臣妾得点儿好处也算不得吃亏。难道,皇上不愿意让臣妾得点儿好处不成?”
她说着便做出一副无辜又委屈的神情,睁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瞧着他,如同一只懵懂的小猫,看得人心都软了。饶是再铁石心肠,也抵不过如斯柔情,更何况他本就是在与她说笑呢。
“好好好,那你说,要我答应什么事情?”他忍不住又抬手去捏她脸颊,大手行到半路,又改了姿态。这几年每次捏她脸颊,她总气呼呼地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他最后只是摸了摸她的脸,光滑依旧,手感很好。
妍华的心思转了几圈,如今他是皇帝,金口玉言驷马难追啊。她想为弘历求点儿什么,待看到他鬓角的白后,还是生生转开了心思。胤禛这么多年来韬光养晦,才会在储位的纷争中赢到最后,她也该教弘历韬光养晦才是,若是太直白地表示她想让弘历当太子,反而容易让他反感。
她的心思转得快,不待他表现出不耐烦来,她便抬手摸了摸他的鬓角,心疼道:“皇上答应臣妾,以后每日都多睡上一个时辰吧?”
“一个时辰?不行。朕哪有那么多功夫浪费在睡眠上头。”
这会儿子他又变成皇帝了,张口就是朕。她当然知道他忙,可也不该是这样的忙法,以前在王府的时候,再忙也只是一阵子的事情,时候他依旧能好好歇息,如今却跟见不到头似的,日日如此,短短不到一年的工夫,他就苍老了不少。
“那,半个时辰?”妍华无奈地同他打起商量来,明明是对他有益的事情,此时讨论起来倒像是为难他一般。她真没见过哪个皇帝当得这么辛苦,虽然她也只见过先帝和他两任皇帝,可话本子里都不是这么说的,再不济也会偷闲出去南游啊私服啊,她真没听说哪个皇帝把自己折腾到觉都睡不好的。
胤禛蹙眉,眼里的神情有些复杂。他没有吭声,只是深深看进她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半晌都未动弹。
妍华微微皱了下鼻子,极度不满地再度妥协道:“那,以后每天再多睡三刻钟成不成?也不会耽误皇上处理朝事的,只要每天夜里早三刻钟的工夫入睡就可了。皇上是不是许久不曾照镜子了?以前在雍亲王府的时候,皇上还没有白呢,看看现在,这两鬓都白了一小片了,再这样下去……”
她说着便酸了鼻子,眼眶微微湿润起来。
旁边的苏培盛轻轻抽了一口气,皇帝生了白,没人敢说啊。每日给皇帝梳头的太监,都想尽法子将白给藏在黑里,却还是藏不住,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将这件事情当着皇上的面说出来。
“婵婵是嫌我老了吗?”他缓缓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她的眼角,宠溺得在她额上亲了亲。
“臣妾不敢,皇上不要嫌臣妾老才是。”
“还说不敢,就你敢说我头都白了。婵婵哪里老了?朕让人撕烂她的嘴。”胤禛呵呵笑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哼,以后宫里头再进许多个年轻貌美的人儿,只怕皇上立马就会嫌弃臣妾老了。”她撇了撇嘴,故意白了他一眼。
他忍不住大笑起来,伸手将她捞进了怀里拥住:“哎,这是个傻婵婵。”方才多好的机会,换做别人早就跟他要好东西了吧,她要的却是让他每日多睡一会儿子,真不知她是真傻还是假傻,大智若愚的人儿呐,总是叫他心里又酸又暖。
下午垂钓的时候,也不知何故,鱼儿一个劲儿往凉亭这边窜,胤禛钓了一条又一条,很快便将水桶都塞满了。鱼儿啪啪啪地用鱼尾拍打着桶里的水,溅出一个个水花,打湿了凉亭的地面。
岁月静好,便是如此。
妍华不知的是,苏培盛看到皇帝与熹妃当真要垂钓,一早就让人放了许多鱼到湖里去,然后各种法子地往凉亭这边赶,所以 ...
(皇帝才会钓了一条又一条,收获丰得喜人。
依着下午的打赌,妍华要亲自动手煲鱼汤了。她挑了两条不大不小的鱼儿后,胤禛便命人将剩下的鱼都放回了湖里。
胤禛一路都跟着她去了厨房,妍华见他好整以暇地插着手盯着自己看,忙上前将他往外推,嘴里还嗔怪道:“皇上乃天子,怎得能进这油烟之地,快出去歇会儿子吧。”
他呵呵笑着,听话地往外走去,走了几步便又悄没声儿地折了回来,站在窗子边往里探。鬼鬼祟祟的模样就跟在玩捉迷藏的孩子似的,看得跟在他身边的宫女和太监都有些忍俊不禁。皇帝登基以来都是冷面居多,很少笑不说,更没有如此稚气过。
妍华正在里面认真地看人剔着鱼鳞去鱼鳃……待鱼清理好后,她便将葱姜蒜桂皮等佐料撒进了鱼肚子,然后又倒了点儿油在锅里,小煎了一下鱼身,待鱼皮微微泛出金黄铯后,她便倒了水进去开始煲汤。
胤禛看她像模像样,不禁啧啧称奇:“婵婵原来真的会做菜?”
妍华一回头,看到他躲在窗子那里偷瞧,脸上一热,忙走到跟前又开始撵他走:“皇上快回去歇着,待煲好了,臣妾会亲自端到皇上面前的。”她才不能让他在此盯着看,要是他现她压根不会下厨,还不要将她辛辛苦苦煲好的鱼汤给倒掉呀?
她方才那么流利得昨晚一套动作,还不是因为有芍药在旁指点着,若是被胤禛瞧久了,自然会露馅儿。
鱼汤本就不难煲,妍华与芍药一直在旁边守着,芍药又时刻提点着她放调料的分寸,所以她头一次亲自煲汤,倒是十分之顺利。待厨房里头满是鱼汤的香味时,妍华禁不住自个儿先盛了一点儿尝尝,美其名曰试喝。
待终于煲好后,妍华找了个漂亮的深色瓷盆盛鱼汤。浓稠如奶的鱼汤在深色瓷盆的衬托下显得分外诱人,扑鼻的香气搅得她自己连连咽口水。她煲鱼汤时,在里面丢了些许嫩豆腐,此刻滑滑嫩嫩的豆腐在鱼汤里若隐若现,就像泛着柔光的羊脂玉一般美妙。鱼汤上面俏皮地浮了几片青翠的绿菜叶子,中间鱼身上还堆了些蘑菇丁,里面缀着红红的枸杞。
在旁边伺候的宫女看到这一盆鱼汤后,禁不住偷偷咽了下口水:“娘娘煲得鱼汤真好,皇上吃了定要赞不绝口的。”
“是吧?”妍华得意地直笑,她觉着自己简直太厉害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亲自煲汤,竟是煲得这样好!要知道以前煲汤给胤禛喝,其实都是盈袖或者灵犀代劳的,她不过是随手放块姜罢了。
色、香俱全,如今只差味了,不过妍华自己已经事先尝过,味道鲜美得不得了,是她长到今天,吃过的最美味的鱼汤。她给瓷盆盖上盖子后,又咽了下口水,这才小心翼翼地端着鱼汤往外走去。
第四百四十八章 染发 心若言
( 胤禛此时正在书房里批阅折子,刚才趁着妍华煲汤的工夫,他已经召了怡亲王见过,商议了一会儿国事后,他便留了怡亲王一起用晚膳。
以前在王府里的时候,他还依着汉人的习惯一日三餐,如今做了皇帝却循着先帝变成了一日两餐,眼下离夕阳西下还有段时日,他的肚子却已经饿了。今儿晚膳吃得晚,看样子夜里的那顿点心可以免了。
待有人过来通传说熹妃的鱼汤煲好了之后,苏培盛便赶紧给皇帝传晚膳了。
皇帝平素都是未时末用晚膳的,方才到了点,苏培盛问传不传膳,胤禛却接连摆手,说要等着熹妃的鱼汤。今儿怡亲王也在此,因为熹妃的鱼汤之故,已经比平日里晚了半个时辰,只怕皇上和怡亲王都饿了,苏培盛自是让人加快了动作,生怕饿到了皇帝和怡亲王,惹得他们动气。
十三本来没有想在此用膳,但是腿上正好隐隐作痛,便耽搁了下来。筱七待他很好,陪着他度过那么多难挨的岁月,他不想再对不住筱七了,所以他总想刻意避开妍华,也好眼不见心不念。可命运总爱捉弄人,他越是躲,她便越是会不期而至地出现在他眼前。
心里藏的这份心思,像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丑事,压抑得他难受。他有时候会觉着对不住他四哥,因为他竟是对四哥的女人动了这样不该有的心思;更多时候还是觉着对不住筱七,筱七那么好,他心里却始终割舍不下对妍华的爱恋。
不过,好在他向来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所以身边的人似乎都未怀疑过他,而他每次见到妍华,也都将内心的慌张给掩饰得很好。
人,都爱犯贱,得不到的才会一直在心里马蚤动,不曾拥有的才会觉得是美好无暇。
不过,哎,他暗自叹了一口气,她真的很美好,如无暇的美玉,永远都在他心里闪耀着柔和又不刺眼的光芒。
“咦?十三爷也在?”她习惯了叫他十三爷,总忘了改口,十三也从不提醒她,只随了她去。
“呵呵,十三有事,我便留了他一块儿用膳。十三弟,你有口福了,今儿这鱼是我钓的,这汤是她煲的,天下独一无二的哦。”胤禛身前的桌子上留了一大片空地,就是为了让她搁汤的。
一打开盖子,馋人的香气便直往鼻子里钻,胤禛也禁不住动了动喉头,只觉着腹中更加饥饿了。
十三深吸了一口气,笑道:“熹妃手艺不错,这鱼汤可真香。”
妍华得意地瞪大了眼睛:“当然了,皇上、十三爷,你们快尝尝,这可是我头一次煲汤,但是煲得很好哦,色香味俱全,虽然比不得酒楼里的精致,却实实在在是臣妾亲手煲的,心意全在汤里头了。”
“头一次煲汤?”胤禛挑起眉头,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我怎么记得以前在潜邸的时候,你煲过不下百次的汤给我喝?十三爷可记得?你也代劳了许多次的。哼哼,我就说嘛,你的手艺怎么会那么好,原来都不是你自己煲的?”
妍华方才得意忘形,一时说漏了嘴,眼下悔得忙轻轻咬了下舌头,含糊道:“以前也是臣妾煲的,这个鱼塘是……臣妾当了熹妃后头一次煲的,臣妾是这个意思。皇上快尝尝,凉了就失了味儿了。”
“这么热的天,不会那么快凉的。”胤禛也不再追究,待人给他盛好汤后,便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妍华与十三都盯着他看,妍华是想看看他喝了这鱼汤后会露出什么*表情,想听他的夸赞,十三则是觉着先听听胤禛的评价再喝比较妥当,若是不好喝,他便浅尝辄止即可。
这一口胤禛是喝得极其漫长,他分了好几口才全部咽下去。看到十三递了个询问的眼神过来,他这才重重地点了个头:“很香,很好喝。”
妍华听他夸得这么直接,立马笑开了花儿。
妍华用膳期间,看到两个人都已经鬓角斑白,一时颇为感慨,悄声与芍药说了句什么,便看到芍药点头,悄悄退了下去。
这一夜自是一番颠鸾倒凤,翻云覆雨。二人许是晚膳吃得饱喝得足,又饮了点儿小酒,所以这一晚都特别有精力,再则没了敬事房的太监在门外倾听,妍华也特别有兴致,一直未叫累。直到月挂中天,习习凉风透过窗子吹进来的时候,二人才事毕,带着满身的香汗沉沉睡去。
第二日,胤禛起来的时候,妍华也跟着早早儿地起来了。胤禛让她多睡一会儿,她却坚持要起来。待太监过来给胤禛梳头时,妍华却接过那太监手中的梳子亲自给他梳起头来。
这时候芍药奉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托了个浅碟,里面盛了一团墨色的东西。她昨儿夜里让芍药跟苏培盛说了,找太医弄个能染的方子,她要给胤禛染。苏培盛也深切地将之当了一回事儿,连夜让太医将东西备好送来了圆明园。
“这是什么?”胤禛睨了那团青黑的东西一眼,眸子里露出一抹嫌弃。
“臣妾要给皇上一个惊喜。”她说罢就让人将镜子给拿走了,然后便蘸着那团东西往胤禛上梳。好在太医体谅着东西是要给皇上用的,所以气味很好闻,有淡淡的苦涩清香,闻了倒是有些提神。
胤禛看到她的举动,立马便猜到了她的用意,身子没动,可嘴里却长叹了一声:“婵婵还是嫌我老了啊。”
她顿了下,旋即红着脸道:“哪里老了,皇上昨儿夜里……十分之勇猛。”她说这话也无非是为了让他高兴,如若不然,她也不会这般奔放地将那种事情挂在嘴上评论。
果不其然,他闻言惊诧地回头看了她一眼,旋即大笑起来:“你啊……婵婵倒是越来越厚面皮了!”不过,心里还是喜滋滋的,哪个男子不喜听到这样的话呢,即便是奉承话也高兴啊。
待妍华将他两鬓的半百染成了青丝后,又亲手给他辫好了长辫子。
“皇上今儿要上朝吗?要见百官吗?”妍华突然问了句奇怪的话。
大清律例,后宫不得参政。但胤禛了解妍华的为人,自是没有将她这句话往政事上想:“无须上朝,张廷玉、鄂尔泰等人会来圆明园上奏……婵婵问这个做什么?”
“这就好这就好。”她偷偷喃了两声,见他微微侧眼往后看她,忙道,“皇上突然年轻了许多,可惜许多人都看不到了。”
她憋着笑在他辫子末梢打了个蝴蝶结,然后便拿着镜子给他看。两鬓染黑之后,他的苍老与憔悴之色立马消退了不少,眸子里的光彩在青丝的衬托下,愈鹰厉起来,委实英气。
他满意地侧头看了看两鬓,看上去果然年轻了许多。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与她一起用过早膳后便往书房去了。妍华瞧着他的背影,对着他辫子上那个蝴蝶结笑得不能自已。
这个小小的恶作剧最后终止在怡亲王眼中。前头军机大臣们奏完要紧的事情后便离开了,十三却每次都与胤禛商讨很久。十三如今是总理事务大臣,是胤禛的辅政大臣,先帝驾崩前,国库亏空数目便极为惊人,如今胤禛继位后,先后遇到先帝与皇太后的两个大丧,国库更是紧张不已。
...
( 二人议事时,本是神情严肃,气氛压抑,待十三无意间看到皇帝绑辫子的带被系了个蝴蝶结时,一时间便怔在了那里。待胤禛奇怪地看过来时,他才指了指胤禛的辫子:“皇上的辫子……是熹妃给绑的吗?”
胤禛摸了摸鬓角,见手上没沾染脏污,不答反问:“十三弟可是觉朕今日年轻了些许?”
十三没有料到他竟是如此直白地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细细瞧了一会儿,才点头:“好像确实年轻了许多,难不成皇上昨儿喝了熹妃煲的鱼汤后,返老还童了?呵呵~”
“她给朕染了下白。”胤禛也不造作,径直道出自己有白一事。
十三这才眯着眼细细看了看,然后感慨道:“四哥……皇上好福气啊。臣弟让筱七看自己的白头,她非但不说两句好听的,还拨拉着自己的头,也找了几根出来,说她在与臣弟一起老,她都不担心,臣弟又担心什么呢?难不成想出去招惹小美人儿不成?呵呵呵……”
胤禛已经与他说过多次,私下里还是叫四哥就好,但是他恪守着君臣之礼,还是习惯于叫皇上。胤禛纠正过几次,可下一次十三还是叫他皇上,最后无奈,也只得随了十三去。
胤禛闻言,突然想起妍华曾与他说过白头偕老的话,突然畅怀道:“可婵婵还是嫌我老啊,你看看,不然他怎得会想着帮我染呢。”
十三默了默:也许,她是盼着你慢点儿老,想让你等一等她,好陪着你一起白头呢……
胤禛向来不是纵容自己的人儿,所以在圆明园小住了两夜后便回了宫。
一切都似乎如往常一般,没有什么异常。直到妍华回宫后第一次去皇后宫中请安,才知道她随胤禛在圆明园小住的这两夜,在后宫中掀起了多大的风波。
第四百四十九章 出击
( 要说胤禛宠着熹妃,该嫉妒之人是谁?
无非是年贵妃齐妃这些生了阿哥的人儿,其他如宋常在武贵人这二人,以她们的身份压根没有任何威胁性。所以饶是她们二人真的醋得满身酸味儿,妍华也没有工夫去搭理。
可要说让她诧异至极的是,对胤禛带着她避开宫中事务跑去圆明园小住一事,反应最大的居然是弘时!
翌日,妍华去皇后宫中请安的时候,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观察了好一会儿子才觉齐妃看她的眼神便阴暗了。若说阴暗也不大准确,只是妍华总感觉从齐妃所在的位置射过来一束束让她不舒服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齐妃又会换上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
待人走尽,妍华留下来等着与笑笑过来说会儿子话的时候,她才从木槿口中得知,昨儿弘时与齐妃吵了一架,吵得动静颇大,路过承乾宫的太监和宫女都在外头瞧了会儿热闹。结果弘时一出来看到有人站在外头往里面瞧,一气之下便让身边的太监将那个宫女拖下去杖责了。
这件事情闹得有些大,皇后得知后,忙差人去叫齐妃与弘时谈话。只不过弘时与齐妃吵过架后便出了宫,据说到现在还未回来。至于吵了些什么,齐妃含糊其辞,并不愿意多言。
妍华啧啧了两声,觉着弘时的脾气太直太冲,说话做事向来都由着性子,不知拐个弯委个婉。这件事情若是传到皇上耳中,只怕弘时又要挨骂受罚了。
“娘娘,奴婢曾听皇后娘娘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高于众,众必诽之。四阿哥的功课骑射样样出彩,恐怕会遭人恨。”木槿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平和的眸子,说话的声音也因为隔着面纱而氤氲了几分。
妍华瞧了她一眼,知道她在提醒自己,只点头道:“弘历是个聪明孩子,知道收敛光华。此时再让他往平庸里装也晚了,除非他是个傻子,不然……总会遭人恨的。”他想起在养心殿里操心天下事的胤禛,觉着他若是没个称心的儿子在身边伺候,当真对不住他这么多年的操劳。
“娘娘与皇上去圆明园那一日,正好是汉人的乞巧节呢,皇后娘娘都说,皇上果真用心。”木槿笑了笑,不见半丝嫉妒。果真是跟了什么样的主子,便养出什么样的性子。只是,灵犀的性子怎么一直那样鲁莽的,难不成她自己也是个鲁莽性子?
“乞巧节……呵呵,皇后怕是想多了,我压根不知道这事儿,皇上也没提过,只是凑巧赶上了而已。”
俩人正闲聊着,一个小宫女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待看到木槿后忙轻唤了一声:“木槿姑姑~”
木槿厉色瞪了她一眼,她才看到熹妃也在,忙讪讪地行了礼:“熹妃娘娘吉祥。”
“什么事情如此慌张?”妍华看了木槿一眼,见二人神色有怪异,便问了一声。
小宫女抬眼瞧了瞧木槿,不知当讲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9.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9.5579